首页 >> 社会学 >> 编辑推荐
打算研究"宗教"的青年费孝通
2017年02月19日 14:37 来源:文汇报 作者:梁永佳 字号

内容摘要:青年费孝通向马林诺夫斯基明确表示,自己的长远计划是研究中国宗教,即祖先崇拜。但费马通信说明情况并非如此,青年费孝通认为“祖先崇拜”就是中国的宗教,值得长期研究。青年费孝通打算长期研究作为中国宗教的祖先崇拜,实在是因为自己的宗教观与马老师的宗教观产生了共鸣。第一次禄村调查只有38天,帮助费孝通进入田野的是他基督教姨母杨季威和燕大同窗王武科,而他却特别感谢了李有义先生,称“在人事方面得到他极大的帮助”。可见,祖先崇拜问题虽然没有出现在《禄村农田》,但已经领导魁阁研究团队的费孝通,却一直很重视这个问题,把他交给了许烺光研究。青年费孝通并非为了研究宗教而研究宗教,也并非为了土地问题而放弃宗教研究,更不是为了某种学术转向而窥视宗教。

关键词:中国宗教;崇拜;青年费孝通;先生;宗教热忱;研究中国;基督教;儒家;打算研究;生活中的

作者简介:作者为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社会学系教授

  学界普遍认为,费先生不太重视宗教,认为它对中国的现代化转型意义不大。但费马通信说明情况并非如此,青年费孝通认为 “祖先崇拜” 就是中国的宗教,值得长期研究。

  我已决定9月30日从法国上船,等不到我的书在英国出版了。我急着回去。吴[文藻]博士已经去云南创建我们的研究所了。我已经制定了一个长远计划,打算研究中国宗教,即祖先崇拜。我希望去田野工作之前得到您的批准。”

  这段话摘自费孝通写给马林诺夫斯基的书信,时间是1938年9月10日。此时, 28岁的费孝通刚刚获得博士学位,《江村经济》也脱稿付梓了,他即将启程回国。临行前,费孝通从伦敦寄信,辞别正在意大利小城博兹阿诺度假的导师。青年费孝通向马林诺夫斯基明确表示,自己的长远计划是研究中国宗教,即祖先崇拜。

  这与我们熟知的费孝通先生颇为不同。学界普遍认为,费先生不太重视宗教,认为它对中国的现代化转型意义不大。但费马通信说明情况并非如此,青年费孝通认为 “祖先崇拜” 就是中国的宗教,值得长期研究。

  费孝通的导师马林诺夫斯基是人类学一代宗师,特别欣赏这位中国弟子的才华,称他“值得我给予极大关注。我在他身上花了很多时间,双方受益良多”。马氏给他开小灶,让他到自己家里逐字逐句把论文草稿读给自己听,催促他赶在自己赴美之前完成答辩。马氏还跟梅贻琦说,自己将通信指导费孝通回国后的研究。临别,马先生又把为《江村经济》做序的稿费送给费孝通。在地球另一端,费孝通的业师吴文藻博士已经在昆明等着他加盟自己的研究所,开展实地调查。此时,中国东部已然沦陷,很多人的研究戛然而止,能到大后方展开实地调查,算得上一种学术奢侈了。青年费孝通不可能不清楚自己肩上的重任,更不可能随便想个题目应付继续指导他的马先生。“研究中国宗教,即祖先崇拜”的“长远计划”,必定是经过深思熟虑才提出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