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无神论
有机马克思主义的反马克思主义本质辨析
2020年07月07日 17:33 来源:《科学与无神论》 作者:尹海洁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克莱蒙神学院的神学者们把“有机马克思主义”引入中国。深入分析后却发现,有机马克思主义通过宣扬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不适合当代社会,污蔑马克思主义空洞无物,假借中国学者之口说马克思主义过于简单化的方法来贬低马克思主义。它还通过把马克思主义说成是还原论,宣扬马克思主义过时论,曲解马克思的宗教观来歪曲马克思主义。有机马克思主义不仅用历史决定论、现代性来否定马克思主义,还无端地给马克思主义贴上诸如“教条的马克思主义”“工业化马克思主义”等否定性标签来否定马克思主义。其反马克思主义的目的则是谋求用过程神学来取代马克思主义成为中国的意识形态。我国的理论界应以高度的理论自觉、坚强的理论自信有效抵御国外宗教神学思想对我国意识形态的侵害。

  关键词:有机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本质;意识形态

  作者简介: 尹海洁,哈尔滨工业大学人文学院社会学系教授。

  自2015年“有机马克思主义”被克莱蒙神学院的神学者们引入中国后,受到了中国理论界的热烈追捧,至今已发表了260多篇对其吹捧、赞扬的文章。虽然有多位学者在学术期刊、网络媒体发表文章揭露其神学本质和非马克思主义的性质,使其热度有所降温。但2018年仍有40多篇赞赏“有机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发表。因此,进一步揭露其反马克思主义本质十分必要。

  克莱蒙神学院的神学者们为了向中国输入过程神学,将马克思主义的大旗扯过来披在身上。基于自身的神学立场,他们从骨子里对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是反对乃至敌视的。虽然他们自称创建了有机马克思主义,但从他们发表的文章和出版的书籍中,可以看出他们反马克思主义的本质特征。他们以多种手法刻意地贬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价值,歪曲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内涵,以多种理由来否定马克思主义。而他们反马克思主义的目的则是要用过程神学取代马克思主义,成为中国的指导思想,进而改变中国的发展方向。

    一、刻意贬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价值 

  (一)宣扬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不适合当代社会

  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马克思给我们留下的最有价值、最具影响力的精神财富,就是以他名字命名的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这一理论犹如壮丽的日出,照亮了人类探索历史规律和寻求自身解放的道路。……马克思的思想理论源于那个时代又超越了那个时代,既是那个时代精神的精华又是整个人类精神的精华。”1这是对马克思主义当代价值准确定性。

  但柯布却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并不适合于当代的经济系、社会系、政治理论系或历史系等学科建制,也就是说,这些学科并不关心马克思主义理论所回答的问题。诚然,大学的组织形式本身就让马克思主义理论所关注的问题难以提出。”2他还说:“在大多数马克思主义的著作中,如同在大多数自由主义者的著作中,属性可变而实体不变的形而上学式理解依旧占据讨论的主体。……这种思考方式能为对个人特性的麻木不仁做辩护。共产主义国家也因此给了西方人权激进主义者和其他个人主义者以抱怨的理由。这种态度大略产生于马克思主义者的偏离而非马克思本人的教导,但部分原因是基于马克思自己也没能摆脱占主导地位的现代西方形而上学实体观的影响。”3

  柯布作为一个神学家,对当代世界各国大学经济系、社会系、政治理论系或历史系等学科建制能了解多少?他有什么资格来评说“这些学科并不关心马克思主义理论所回答的问题”?他对马克思主义这一宏大的理论体系又了解多少?有什么资格做出大多数马克思主义的著作中“属性可变而实体不变的形而上学式理解依旧占据讨论的主体”?稍有马克思主义理论常识的人们都清楚,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是用联系的、发展的、全面的观点来考察世界,否定了形而上学的孤立、静止、片面的观点观察世界的思维方式。而柯布却非要把马克思主义归到形而上学的哲学体系中去,目的是否要掩盖马克思主义的光辉?他非常反感马克思的“属性可变而实体不变”的物质主体,仅因为有些自由主义者也承认物质实体,就把马克思主义降低到自由主义者的地位上。这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的实体观与过程神学完全相悖。在实体论上,过程神学比一般的唯心主义走得更远,根本不承认物质实体的存在,存在的只是过程,因此只有上帝才是唯一的主体。为了否认马克思主义的实体观,柯布甚至毫无逻辑地把西方对社会主义国家人权的攻击归结为马克思主义的物质实体观,也毫无逻辑地认为这种实体观能够“对个人特性的麻木不仁做辩护”。事实恰恰相反,正是宗教对人的麻醉作用,使个人成为只为上帝而存在的麻木不仁的个体。如上分析,柯布说马克思主义不适合于当代社会是毫无根据的。其实,马克思主义所不适合的恰恰是柯布所倡导的所谓的后现代的神学观。

  (二)污蔑马克思主义空洞无物

  菲利普·克莱顿则认为:“‘空洞无物的马克思主义’无助于人类文明摆脱当下的危机。不仅它的资本主义对手很快会意识到它的空洞无物,而且知识分子、学生、商人,最后甚至连国家官员们,也会认识到这一点。”他还说:“卡尔·马克思的著作写于德国伟大的体系哲学及其知识论假设的理论背景之下。……这些假设也使马克思难以认清自己所处环境与历史时代的特殊性。”“当下第一要务是诊断和解构已被历史证明为有缺陷的欧洲现代主义的假设。不幸的是,马克思不加批判地接受了这些假设中的许多观点。如果他的理论要满足后现代世界的需要,必须利用可资借鉴的最新理论资源对其进行大胆的重建。”4

  菲利普·克莱顿毫无根据、毫无论证地把内含丰富的马克思主义说成是“空洞无物”,既让我们看到了他对马克思主义的无知,也让我们看到了神学者们对马克思主义的痛恨。由于克莱顿在其书中一再提到“知识论假设”“现代主义的假设”等,而且一再强调这些假设或影响了马克思,或被马克思所接受,并以此来否定马克思主义。至于假设是什么?在科学研究中有何作用?对于不懂科学也从不做科学研究的神学者们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因此,我们有必要对他所说的这些“假设”进行一定的解析。在科学研究中的“假设”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条件假设,阐释理论需要限定其应用条件,这些限定往往以假设的形式提出,它显示的是理论应用的边界条件,它是与相应的理论共同存在的。如物体保持直线匀速运动的条件是假设摩擦力为零。这些假设是为研究在限定条件之下,所关注的变量之间的关系,探索事物变化的规律,因此假设是与确定的理论共存的。任何学者都不会弱智到用别人的假设来限制自己的认识。德国哲学体系中即便有假设,怎么会妨碍到马克思认识自己所处环境与历史时代的特殊性呢?而马克思恰恰是对所处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时代性和特殊性具有清醒的认识,才能深度剖析资本的属性和剥削的实质。第二类假设是在实证研究之前提出的预设性解答,是需要通过实证研究证实或证伪的假说,因此假设一定与具体的研究相联系,假设被证实可以上升为具有一定解释力度的理论。假设被证伪,也就失去其应用价值。实证研究正是通过这样的方法论逻辑来逐渐逼近真理的。克莱顿所说的“欧洲现代主义”是谁提出的什么理论?有什么样的假设?马克思主义接受了欧洲现代主义的哪些观点?克莱顿并没有阐释,或者说他根本阐释不了。我们所理解的现代化是一个历史进程,根本不存在什么假设,也就不存在什么历史证明。至于说马克思不假思索地接受了这些假设更是无稽之谈。克莱顿在其书中一贯地用这种似是而非的语言来否定马克思主义。这是一个不了解马克思主义又要否定马克思主义时最有效的方法吧!

  (三)假借中国学者之口贬低马克思主义过于简单化

  克莱顿说:“很多中国学者认为,马克思关于中国历史的观点带有‘欧洲中心主义’的倾向,并且过于简单化,这一点特别体现在《资本论》对中国历史的考察上。”5克莱顿连中文都不懂,他读过几篇中国学者的文章?是否读过马克思、恩格斯的原著?是否知道“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1版50卷中,有800多处直接涉及到了对于中国的论述,单单在《资本论》及其手稿的内容中,就有90多处直接提及中国”6?阅读马克思、恩格斯对中国这么丰富的阐述,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得出其中国观过于简单化的结论,得出欧洲中心主义的结论。克莱顿把自己对马克思主义的贬低强加给“很多中国学者”,请问克莱顿能不能给出几篇中国学者认为马克思的中国历史观过于简单的引文注释?事实证明,克莱顿是假借中国学者之口来贬低马克思主义。

    二、恶意歪曲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内涵 

  (一)把马克思主义说成是还原论

  克莱顿说:“毋庸置疑,源自欧洲、影响中国甚深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试图将全部社会还原为诸如资本和生产工具的基本力量。”7克莱顿的这句话表达了两个意思,一是马克思主义属于还原论,二是马克思主义把全部社会说成是“资本和生产工具的基本力量”。为剖析其第一层意思,我们需要先明确什么是还原论。从古到今,人类分析问题的一个有效思路是将整体分解为部分,通过认识部分的性质来认识整体。而这一过程是近代科学研究的基本逻辑方法之一。不论是从物质到分子到原子到元素的物质构成理论,还是高等数学中的微积分、解析几何等数学原理都是按照这个思维模式形成的。1951年蒯因(W.V.Quine)把这种思维模式和研究方法称为还原论。有机马克思主义者们为了否定现代科学,便否定还原论,认为“天然的唯物主义和还原论阻碍了对那些可能对解决顽固性的困境有所帮助的替代性的模式的调查研究”8。他们无视现代科学利用从宏观到微观的分解以及从微观到宏观的认识方法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毫无逻辑、毫无根据地否定还原论,然后给马克思主义打上还原论标签,马克思主义自然要被否定了。且不说所谓的还原论并不是一个理论,它所概括的认识研究方法一直是科学研究的有效途径,对此进行批判、争议并无多大意义。即便克莱顿们想以此来歪曲马克思主义,非要给马克思主义贴上还原论标签,做得也太牵强。马克思、恩格斯研究人类社会发展变迁的规律中,发现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是人类社会形态变迁的内在因素,如此对人类社会的宏观分析与还原论没有任何关系。至于克莱顿表达的第二层意思则根本与马克思主义无关。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发现了资本实现增值的剥削实质是剩余价值生产,而不是资本与生产工具的关系;而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则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角度揭示了社会变迁的内在力量,而生产工具也仅仅是生产力的组成部分之一。马克思从未将资本主义社会的运行实质和人类社会变迁的规律概括为“资本和生产工具的基本力量”。不论还原论是对还是错,要把马克思主义指称为还原论都是不成立的。

  (二)宣扬马克思主义过时论

  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两个世纪过去了,人类社会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马克思的名字依然在世界各地受到人们的尊敬,马克思的学说依然闪烁着耀眼的真理光芒!”9克莱顿却说:“150多年前,马克思做出了一些设想。我们现在知道这些设想是难以实现的。马克思提出的一些解决方案是为工业时代而不是我们现在生活的后工业信息技术时代设计的。”10马克思主义过时论往往是现代反马克思主义的主要观点之一。与形形色色的马克思主义过时论相比,克莱顿等人的观点并无新意。按照克莱顿的观点,因为马克思主义产生于150年前的工业时代,因此只适用于那个时代。那么,产生于1929年的过程神学也应该只适用于工业时代。可是克莱蒙神学院的基督徒们却认为怀特海的理论不仅适用于当下,还更适用于后现代。更令人不解的是,既然他们认为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为什么还自己标榜为马克思主义?这应该是又一次证实了列宁的话:“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11当他们想否定马克思主义时就说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当他们想利用马克思主义时就说“马克思的主要观点依然充满活力”。12拨开混乱的逻辑,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往往是先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内涵,再用空话肯定一下马克思主义。否定之时似有根据,肯定之时空洞无物,读者只会接受否定的部分,而不会接受其肯定的部分。

  (三)歪曲马克思主义宗教观

  马克思主义对待宗教的态度极为鲜明,并已被世界所周知。马克思的认定和比喻是:“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正像它是没有精神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因此,马克思主义不仅批判宗教,而且认为人民可以抛弃宗教。马克思说:“废除作为人民幻想的幸福的宗教,也就是要求实现人民的现实的幸福。要求抛弃关于自己处境的幻想也就是要求抛弃那需要幻想的处境。因此宗教的批判就是对苦难世界——宗教是他的灵光圈——的批判的胚胎。”13

  对于为了上帝而存在的神学者们来说,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是令他们不能容忍但也无法回避的。对此,克莱顿自己非常清楚,他说:“对于马克思主义者,最困难的方面通常是宗教。因为马克思把宗教描述为‘人民的鸦片’,所以马克思主义者以高度质疑的态度看待宗教。”为了给自己披上马克思主义的外衣,他只能煞费苦心地歪曲马克思的宗教观,说:“马克思主义者对宗教的批判通常聚焦于肯定超自然事件,因此也是反唯物论者的保守基督教上。但是请记住,马克思本人就是一个犹太人。许多犹太人和基督徒都认为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实际上比统治西方的资本主义更接近他们传统的核心价值观。”14这段话的意思是,马克思反对的宗教只是保守的基督教,因为它们肯定超自然事件。言外之意,马克思是不反对基督教的其他流派的,也不反对基督教中除了承认超自然事件以外的其他内容。更有甚者,有机马克思主义的支持者竟然说:“马克思确实对基督教有很多批判,其中,在中国流传最广的是‘宗教鸦片论’。但仅据此认为马克思主义全盘否定宗教显然是片面的、教条主义的。第一,马克思提出‘宗教是鸦片’是在青年时期,其核心是批判宗教在阶级社会的负面政治批判功能,其目的是社会批判,即为当时的社会革命开辟道路。它的提出有其特殊的历史文化背景:欧洲的基督教传统。因此,我们不能将之绝对化、普遍化。第二,鸦片本身的作用也不都是负面的,只要恰当使用,鸦片也可以成为药品。宗教鸦片论并不是要全盘否定宗教。”15因为鸦片可以成为药品,马克思把宗教比喻为鸦片就不是全盘否定宗教。这样来解读马克思的宗教观可以被马克思主义者接受吗?

    三、试图彻底否定马克思主义 

  (一)无端地给马克思主义贴上否定性标签

  为否定马克思主义,他们给经典的马克思主义贴上各种否定性标签。如“教条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已经相当严重了,人们已经很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些错误”,“有必要对马克思留给其追随者的‘工业马克思主义’这一思想遗产进行更新。从马克思所处的现代的、工业化的语境转向我们今天的‘后现代’语境”。在克莱顿的语境中,经典马克思主义不仅是教条的,而且是相当错误的,仅仅是工业时代的遗产。他这样描述马克思主义就是想让人们丢弃马克思主义,说什么“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对当前世界秩序提出批判,恰恰是因为它现在不再作为一种积极的、建设性的哲学为这种现行世界秩序提供真正的选择了。”16乍看上去,克莱顿似乎承认马克思主义对当前世界秩序提出的批判,但看完了后一句便知道,克莱顿要说的是马克思主义不仅无用了,对现行世界的批判也是错误的。

  为了显示有机马克思主义是新的马克思主义,克莱顿把经典马克思主义说成是“旧式的马克思主义”,“中国现在不再拘泥于任何旧式的马克思主义,以往的痛苦经历使中国意识到了拘泥于旧式马克思主义的问题所在”17。克莱顿的这句话一是通过给马克思主义贴上旧式马克思主义的标签来否定马克思主义,二是代表中国人说中国已经不再坚持经典的马克思主义了。不论是中国宪法,还是中国共产党党章都一直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指导,克莱顿却出于将过程神学渗透到中国意识形态的目的,把中国的发展说成是背离马克思主义。不知这样的说法是否也能被推崇有机马克思主义的学者们所接受。

  (二)用历史决定论否定马克思主义

  克莱顿说:“马克思并没有跳出黑格尔的思考框架,结果,他不加修改地接受了黑格尔的决定论历史观。……我们后来已经认识到历史决定论是错误的。”“因为很多偶然因素对经济社会发展有贡献,所以只谈论社会发展阶段的必然性会误入歧途。”18要想清楚地知道克莱顿要表达的意思,需要先明白什么是决定论,什么是历史决定论。“决定论是关于事物具有因果联系性、规律性、必然性的学说。”19近现代很多科学家都坚持唯物主义的决定论思想,肯定因果关系的普遍性和客观性,肯定事物变化的规律性。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是关于社会发展一般规律的理论,阐述了生产力对生产关系的决定作用,阐述了二者的矛盾运动是社会发展的内在动力。因此被神学者们认定为历史决定论。非决定论的历史观否认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性和因果制约性。认为世间一切事物是由神按照一定的目的预先安排好的,是上帝决定的。克莱顿甚至在他的书中用混乱的逻辑来否定决定论:“物理学家已证明决定论甚至对基本物理现象也无效,因为量子世界的许多现象都是非决定论的。”20量子力学告诉我们,只要给出了微观粒子初始状态的波函数和粒子所处场的力函数,就可以通过量子力学方程推算出粒子在任何时刻的概率状态。克莱顿可能不明白,这恰恰是统计规律性或统计决定论的具体表现。怎么能说决定论对基本物理现象无效呢?庞元正通过对量子力学、分子生物学等现代科学理论创始人关于因果性、规律性问题的原始论述的分析发现:“那种否定事物具有因果性、必然性和规律性的非决定论观点, 虽然以现代科学精神来论证自己, 但实质上却是对现代科学成果进行错误诠释的产物。现代科学的新发展摧毁了机械论对决定论思想的禁锢, 但却在保留其合理内核的基础上为决定论注入了全新的辩证观念。而非决定论不过是由经典科学向现代科学、机械论自然观向辩证自然观转变过程中出现的逆向伴生现象。”21至于克莱蒙神学院的基督徒们,推崇非决定论,无视一切客观规律的存在,既反映了他们对自然科学的无知,更是为了论证上帝的存在,为了上帝的需要。

  (三)用现代性否定马克思主义

  克莱蒙神学院的基督徒们为使怀特海的过程神学在当代能够被接受,将其包装为“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并以此来否定现代性。然后他们把马克思主义说成是现代的,进而否定马克思主义。怀特海有机哲学“反对的是现代主流的机械论世界观、分析主义方法论和个体主义价值观。在这个意义上,怀特海的有机哲学与马克思主义之间的差异性也有迹可循,最大的差异在于: 前者是后现代性哲学纲领,后者则是现代性哲学纲领”22,“拒斥现代主义,就是要开创一种具有特色的后现代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分析,……把马克思主义的精髓与不断发展的后现代世界观相结合,我们确立了有机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纲领。……最好把后现代马克思主义理解为一种过程哲学。”23上述的国内外有机马克思主义者所讲的内容可以概括为:马克思根据现代科学建构了自己的理论,因此马克思只能是现代主义思想家。而这种现代性是应该被否定的。所以,必须用后现代思想建构后现代的马克思主义,这样就实现了对现代马克思主义的超越。

    四、谋求替代马克思主义成为中国的意识形态 

  神学家们反对马克思主义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与马克思对世界的认识从起点上都是不同的。他们既反对马克思主义,又要假扮成马克思主义,目的是要替代马克思主义成为中国的意识形态。

  (一)提出怀特海超越了马克思

  柯布作为过程神学的传承人,其人生理想就是把过程神学发扬光大。但他深知,在坚持无神论的中国直接传播过程神学是不奏效的,于是将过程神学转换为过程哲学、有机哲学、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后再向中国输入。马克思主义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在意识形态中占有统治地位。柯布等人就一再宣扬怀特海的思想超越了马克思。他说:“我们许多人都发现,怀特海对现代性的批判很有价值。他将其‘有机哲学’与对‘机械哲学’的启蒙并列而言。他以这样的方式提供了一个比马克思更为根本的现代性批判。”怀特海是怎样超越马克思的?他认为,怀特海和马克思都对现代性进行了批判,但怀特海把“有机哲学”与“机械哲学”并列,因此对现代性的批判比马克思彻底。首先,柯布等人不懂马克思,却自以为是地把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研究说成是对现代性的批判。然后,他们又把与马克思主义完全没有可比性的“有机哲学”与“机械哲学”并列,并说成是超越马克思,这实在是难以成立的逻辑。“怀特海式的马克思主义者将呼吁重视那些经常遭到马克思主义者忽视的形而上学问题。他们将更加关注文化和精神因素,这超出经典马克思主义者。他们将努力克服对自然界的异化,这种异化是迄今马克思主义者和资本主义者均具有的特点”。24“经常遭到马克思主义者忽视的形而上学问题”是些什么问题呢?柯布并没有说,这是他用来否定和贬低他们所不熟悉的马克思主义的惯用方法。这些形而上学的问题因为包含了文化和精神因素,所以超出了经典马克思主义。这样的逻辑已经趋于滑稽。难道马克思主义里没有文化因素、精神因素?只是马克思主义没有像神学者们那样,把精神因素放在第一位罢了。然后,他们把马克思主义者和资本主义者并列在一起,把对自然的异化这个原本属于资本主义的罪名一起加给马克思,这就完成了怀特海超越马克思的论证。

  (二)用怀特海的过程神学取代马克思主义

  为了能在中国实现对马克思主义的替代,有机马克思主义者们在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同时试图对马克思主义进行修正和重建。“有机马克思主义呼吁对经典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与实践进行必要的修正与更新”,“就我们这个时代而言,真正有用的马克思主义将是后现代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我们的任务是在后现代语境下重建马克思主义”,“从21世纪的社会经济现实出发发展一种后现代主义的(后工业的、后决定论的、文化嵌入式的)马克思主义,是非常重要的”25。克莱顿要重建一个什么样的马克思主义?他给出了明确回答——“后现代马克思主义”,这与有机马克思主义是同义语。话语转化的步骤是将过程神学转化为过程哲学,再将过程哲学变身为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又将建设性后现代主义转化为有机马克思主义。

  柯布则毫不掩饰地说:“正如我相信,马克思主义者可以而且应该成为一个怀特海学者,而且这样做绝非对马克思的背叛。……我也希望中国的过程研究中心会有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怀特海主义的空间。该中心的过程教育,应在很大程度上基于有机思想而继续致力于教育改革。心理学中心不必太担心其是否是马克思主义心理学。即使是宗教多元主义的中心,也可能只是间接地涉及马克思主义思想。”26柯布希望中国的马克思主义都能称为怀特海学者,因为怀特海的过程神学已经被披上马克思主义的外衣了,所以这种转换就不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了。他甚至要求中国的过程中心成为怀特海主义的空间,而且不必考虑是否是马克思主义。

  柯布说:“我非常支持有机马克思主义,并盼望它在中国取得成功”,“有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是真正有用的,只要它唤起并指导深刻的信念和责任意识”,“我希望中国的过程研究中心将大力支持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到有机马克思主义”27。“相比之下,更新后的马克思主义关于财富与权力的动力学分析,有助于领导者们修正不公正的制度,并实施更明智的政策”,“后现代马克思主义者应该让19世纪马克思机械论的唯物主义‘消亡’,代之以一个更新的有机模式”28。柯布的这些话已经赤裸裸地表达了用有机马克思主义取代马克思主义的目的。在此之前,还没有人能在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权威期刊上喊出让马克思主义消亡的口号,但柯布做到了。

  克莱蒙神学院的基督徒们假学术交流之名,肆意向中国理论界进行过程神学渗透的行为,竟然持续了16年之久。披着马克思主义外衣的有机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内涵是过程神学,这就决定了其反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我国的理论界应以高度的理论自觉,坚强的理论自信有效抵御国外宗教势力对党的意识形态的侵害。

    注释 

  1习近平:《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8年5月5日。

  2[美]小约翰·B.柯布:《有机马克思主义与有机哲学》,《江海学刊》2016年第2期。

  3[美]小约翰·B.柯布:《有机马克思主义与有机哲学》,《江海学刊》2016年第2期。

  4[美]菲利普·克莱顿、[美]贾斯廷·海因泽克:《有机马克思主义:生态灾难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8、60、11页。

  5[美]菲利普·克莱顿、[美]贾斯廷·海因泽克:《有机马克思主义:生态灾难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84页

  6韦建桦:《马克思和恩格斯怎样看待中国———答青年朋友问》,《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5年第1期。

  7[美]菲利普·克莱顿、[美]贾斯廷·海因泽克:《有机马克思主义:生态灾难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人民出版社,2015年,中译本序5页。

  8[美]克里福德·柯布:《有机马克思主义:21世纪的社会与环境哲学》,潘旋译,《特区实践与理论》2018年第2期。

  9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8年5月5日。

  10[美]菲利普·克莱顿、[美]贾斯廷·海因泽克:《有机马克思主义:生态灾难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人民出版社,2015年,前言和致谢第13页。

  11《列宁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2页。

  12[美]菲利普·克莱顿、[美]贾斯廷·海因泽克:《有机马克思主义:生态灾难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人民出版社,2015年,前言和致谢第9页。

  1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页。

  14[美]菲利普·克莱顿、[美]贾斯廷·海因泽克:《有机马克思主义:生态灾难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202页。

  15柯进华:《用科学、理性的态度对待宗教》,http://scholarsupdate.hi2net.com/news.asp?NewsID=21466

  16[美]菲利普·克莱顿、[美]贾斯廷·海因泽克:《有机马克思主义:生态灾难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人民出版社,2015年,序第1页、第60、94页。

  17[美]菲利普·克莱顿、[美]贾斯廷·海因泽克:《有机马克思主义:生态灾难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人民出版社,2015年,序第3页。

  18[美]菲利普·克莱顿、[美]贾斯廷·海因泽克:《有机马克思主义:生态灾难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61、62页。

  19《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卷Ⅰ),中国大百科出版社,1992年,第385页。

  20[美]菲利普·克莱顿、[美]贾斯廷·海因泽克:《有机马克思主义:生态灾难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61页。

  21庞元正:《现代科学证实了非决定论吗?》,《中国社会科学》1993年第6期。

  22杨志华:《何为有机马克思主义?———基于中国视角的观察》,《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5年第1期。

  23[美]菲利普·克莱顿、[美]贾斯廷·海因泽克:《有机马克思主义:生态灾难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71页。

  24[美]B.柯布:《论有机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5年第1期。

  25[美]菲利普·克莱顿、[美]贾斯廷·海因泽克:《有机马克思主义:生态灾难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6、9、11、63页。

  26[美]B.柯布:《论有机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5年第1期。

  27[美]B.柯布:《论有机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5年第1期。

  28[美]菲利普·克莱顿、[美]贾斯廷·海因泽克:《有机马克思主义:生态灾难与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8页、166页。

作者简介

姓名:尹海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