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学者专栏
雷立柏:“我希望成为一座桥”
2015年09月23日 10:41 来源:《中国民族报》2015年9月22日 作者:王路德 字号

内容摘要:雷立柏1995年来到北京从事基督宗教历史与神学的研究。目前,他正在筹划将中国宗教学者的著作翻译为英文。他说,利玛窦是他的精神挚友,给了他许多安慰与力量。 奥地利学者雷立柏:“我希望成为一座桥”

关键词:中西交流;中国;基督宗教;希腊;拉丁语;圣经;希腊语;原文

作者简介:

 

  “我希望成为中西交流的一座桥”

  提起中西交流史,无法绕过的一个人物是利玛窦。

  这位来自意大利的天主教耶稣会的传教士,在1583年即明朝的万历年间到达中国。此后余生28年,一直在中国服务,并最终埋葬在这块土地上。

  作为先驱式人物,利玛窦首次把西方几何学、天文、地理等科学技术知识传播到中国。因此,被誉为是“西学东渐第一人”。同时,他也是第一位阅读和钻研《四书》等中国经典的西方学者。藉着他的翻译,西方才第一次直接感受到中国古典文化的魅力。

  利玛窦在翻译《圣经》时,极为尊重中国的传统与文化,特意选取了诗经中的“天主”一词来指称“God”。他提出的“合儒、益儒、补儒和超儒”的思想,对基督宗教在中国的本土化和处境化影响深远。直至今天,中国基督徒仍能感受到他的睿智与练达。

  数百年后的今天,中西交流的意义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愈发凸显。

  雷立柏(Leopold Leeb),颇有当年利玛窦的风采与韵味。他的故乡是奥地利,1995年来到北京,一方面学习中文经典、沉浸于中国式生活,另一方面潜心拉丁语、希腊语、希伯来语,以及西方古典文学的教学,并从事基督宗教历史与神学的研究。目前,他正在筹划将中国宗教学者的著作翻译为英文。

  雷立柏说,利玛窦是他的精神挚友,数百年前的利玛窦无言间给了他许多安慰与力量。

  的确,虽然时针已经指向了21世纪,飞机、电视与网络让硕大的地球变成了地球村,但中国和西方彼此仍旧不那么熟悉和了解。

  和数百年不同的是,今天,地理上的距离已不再是问题,但语言的鸿沟却使两者之间的交流与理解仍旧十分艰难。

  虽然中国的“英语热”几十年来持久不息,世界各地也逐渐在发酵和涌现出“中文热”,但这并不能真正弥补语言带来的鸿沟。雷立柏介绍说,在他看来,中文本来就是全世界最难学的语言之一,再加上西方语言的背后其实涉及到希伯来语、希腊语与拉丁语等许多原文的演绎。如果不学习这些原文,那么,中国永远无法深刻地理解真实的西方。同时,如果寻找不到可以搭界的方式,中国文化文也很难畅通无阻地走向世界,让世界共享其美妙。

  “我希望成为一座桥”,雷立柏说。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晓丹)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