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原创
“诠释学与佛教中国化”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
2017年12月14日 09: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丹佛 于博洋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 通讯员 丹佛 于博洋)12月9日,由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班班多杰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藏传佛教思想史资料选编暨藏传佛教思想史论”中期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来自北京大学、北京市社会科学院、中央民族大学、青海民族大学、西南民族大学、宁夏大学、西藏自治区党校等单位的多位专家围绕“诠释学与佛教中国化”及相关学术问题展开深入研讨。会议先后由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宫玉宽教授、孙悟湖教授,以及中央民族大学藏学研究院周拉教授主持。

  以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

  在欢迎词中,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刘成有院长介绍了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的教学、科研情况,以及班班多杰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藏传佛教思想史资料选编暨藏传佛教思想史论”的主要内容、重大意义及所要达到的预期目标。项目主持人班班多杰介绍说,此项目从资料的选择到史论的内容,要贯穿藏传佛教的中国化主旨,这个问题从先贤智者提出“华化佛教”的命题,到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坚持宗教的中国化方向”的论断。既是古老的学术话题,又是现实的政治关切。课题组以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试图在方法论上谋求新的突破,运用西方现代诠释学与中国传统诠释学双轨结合的方法观照、考察藏传佛教思想发展史,找准藏传佛教本土化、中国化的逻辑起点,从而在藏传佛教思想史实个案与中西诠释学之间视域融合,实现“效果历史”。此问题需要从三个维度发力:第一,中西诠释学的维度;第二,历史个案的维度;第三,现实政治的维度。由此得出藏传佛教中国化自然而然必然性,合情合理合法性的结论。班班多杰说,从目前的研究状况来看,资料上有新的发现,观点上有新的发明,理论上谋求新的突破,故此该课题后续的工作还有很大的充实、扩展空间,力争在3—5年内完成此课题。

  为了深化和丰富本论题,会议邀请游斌教授与才让太教授就他们目前研究的“基督教研究的中国意识”“藏学研究中的人类学方法论意义”发言。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游斌教授在发言中认为,中国宗教的多样性、丰富性为基督教中国化与佛教中国化提供了很有意义的比较视角。他介绍了他正在从事的比较经学研究情况,即通过宗教间跨越式地阅读彼此经典来实现宗教的创造性转化。用“比较经学”的方式进行各宗教间的对话,这并不意味各宗教间最终要达成某种共识,而是通过跨宗教文本、经典的阅读回到各自的原点,形成对话。这种理论脱胎于比较神学,即站在两种传统的边缘地带,从一个中出来,遇到另一个,但最终目的还是要返回自身。它关注的是一种信仰如何在另一种文化中得到理解,并实现转化。比较经学有三个原则,首先尊重未知者的立场。其次,尊重不同宗教间的差异。第三,跨域边界深度的学习。在此过程中,游斌教授发现在中国文化尤其是中国传统文化对此工作有很精练的表达:“修己安人”。其精义在于:通过发现他人来更好的完善自己。这就是在做一件事的过程中,复兴和发展两种文明。基督教在中国化道路上,在与不同文化相接触的同时,也在丰富着自身的发展,甚至发现一个更加完善的自己。

  中央民族大学藏学研究院才让太教授认为,从藏学、人类学研究的过程中,可以发现人类学研究方法的一些目标与理念、方法与手段对藏学研究有借鉴作用。因此,两个学科之间可以互动、合作,以至于可能形成一个“藏学人类学”的交叉学科。才让太教授说,人类学注重田野调查,我们的工作从田野调查做起,为此我们选取了四川省阿坝州嘉绒藏区作为一个田野工作点。这两个学科之所以有产生交叉的可能性,是由于本身这两个学科所涵盖的就不是单一门类的学科,其中涉及多种门类、领域的知识背景。而在佛教本土化的问题中,由于其自身就是融合性构成,故此也需引入多学科进行研究,而非仅仅停留在历史与文本的层面。这种想法与实践目前也在进行当中。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