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动态
最早向世界记录和传播“杭州”的三位欧洲人
2017年09月13日 10:2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周东华 字号

内容摘要:在过去的研究中,学者们都认为首个向西方介绍“杭州”的外国人是马可·波罗,但他并未使用“杭州”一词,而是用“行在”(Quinsay)一词指代“杭州”。

关键词:杭州;欧洲;世界记录;利玛;传播

作者简介:

  在过去的研究中,学者们都认为首个向西方介绍“杭州”的外国人是马可·波罗,但他并未使用“杭州”一词,而是用“行在”(Quinsay)一词指代“杭州”。有学者认为曾德昭是第一个记录“杭州”的西方人,他在《大中国志》中首次将“杭州”和“西湖”的罗马字母拼写为“Hancheu”和“Sihu”。笔者认为,在西文文献中第一个用“Hamceu”罗马字母拼写“杭州”的人不是曾德昭,而是利玛窦。

  利玛窦是最早获准进入中国内地传教的耶稣会士之一。据《耶稣会与天主教进入中国史》(该书根据意大利国家书店《利玛窦史料》1942—1949年版翻译)“1598年12月5日—1599年2月”条记载,利玛窦赴京失败,决定应瞿太素之请先到苏州,“这样,利神父穿过山东,来到徐州,又冒着严寒从徐州来到扬州……此后,利神父又在镇江府渡过了长江,进入了通往苏州的运河,然后又沿河到了浙江的嘉兴和首府杭州”。根据这种说法,有两个关键要素:第一,利玛窦使用了“杭州”一词;第二,利玛窦于1598年底曾经到达过杭州。关于第二点,笔者认为值得怀疑。

  倘若利玛窦到达苏州之前抵达杭州,那么肯定会有更多关于杭州的记录,但事实上没有。如果利玛窦没有到过杭州,为何又在此处提及杭州?比较合理的解释来自《利玛窦中国札记》,“他横渡扬子江后,经过一条实际是人工河流的长运河,达到当地的首府镇江,又经过这条河可以航行到著名的苏州和杭州,即浙江省的首府”。换句话说,利玛窦是在谈论运河时提及运河通向杭州。

  利玛窦1598年底到达苏州后,再一次提及杭州。“利神父很快便到达了苏州。苏州这座城市,无论就其风景而言,还是就其富裕程度和丰富的物产而言,都是全国闻名的重要城市,因此人们常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里的‘杭’指的是浙江的首府杭州,很早以前它曾经是中国的都城,是皇帝居住的地方”。这一段话有两层含义比较重要:其一,利玛窦知道“杭州”曾是南宋都城,知道“杭州”是与“苏州”并称的两个大运河旁的城市;其二,天堂在上,苏杭在下,苏州和杭州像天堂一样美妙。显然,利玛窦明确“杭州”是“杭州”,不是“行在”。

  在《耶稣会与天主教进入中国史》一书中,利玛窦还有两处提及“杭州”。一处是1601年他提到“李我存是浙江省杭州人。当神父们到达北京时,他已经是工部的一位高官了,也是一位很有天资的学者”。另一处是1608年9月—1611年5月上旬利玛窦委派郭居静开拓上海布教工作不久,郭居静说:“没过多久,我们放慢了上海的传教工作,以便以其人力和物力在浙江一座更大的城市——杭州开设寓所。虽然在上海也确实应该有我们的一处寓所,但我们的人手却十分紧张,好在杭州离上海不是很远,神父可以时常去照料……关于杭州的情况,我们到时会详细地介绍。”可见,利玛窦相较于1598年对杭州有了更多了解。

  利玛窦可以说是西方人标注“Hamceu”的第一人,比曾德昭早了40余年使用“Hamceu”一词。另外,利玛窦与明末中国天主教徒李之藻和杨筳筠相交莫逆,他们都是杭州人。利玛窦信任的郭居静亦受他之命到杭州开山传教,因此,利玛窦应熟知“杭州”。

  西班牙人曾德昭在中国生活了22年,其间曾经到过杭州。他于1637年从澳门返回欧洲,开始撰写《大中国志》。由于曾德昭是利玛窦后通晓中国语言的欧洲人,加之他曾在杭州生活过,因此他亦非常准确地用“Hamcheu”标注“杭州”。他在书中说:“第八是浙江省(Chekiam),位于北纬30°。它大部分滨海,肥沃,平坦,几乎被几条河分开,有的河流经城镇。论富庶它超过其他许多省,可称作中国商品潮流的最佳源头……省会的名字叫杭州(Hamcheu)”。曾德昭不但将杭州标注为“Hamcheu”,还向西方人讲述了杭州西湖的故事,明确将杭州与西湖的关系定义为西湖是杭州一大特色,修正了马可·波罗以来将杭州作为西湖之上城市的误会。

  曾之后,另一位与杭州结下深厚缘分的欧洲人是卫匡国。他是意大利耶稣会士,1640年离开欧洲,1642年到达澳门,然后被派往杭州工作,1651年返回罗马,1657年再次到中国,1661年在杭州去世。在欧洲期间,他在1654年出版的《鞑靼战纪》中称“浙江省首府杭州是一座华贵之城……此城之雄伟、美丽和富庶,我向你来描述,我是眼见为实,不信传闻。我在该城住了三年,又从那里赴欧洲。这个城有一条运河,也就是渠道,经水路通向中国北部。这条运河,与我提到城南那条江之间,只隔一道高河坝,像一条大路”。

  1655年卫匡国编辑出版《中国新图志》,对“杭州”作了详细考证说明。卫匡国说:“为了防止欧洲的宇宙学家浪费时间而荒谬地去寻找马可·波罗提到的行在城,我将再次撰写有关它的文字……这个城市就是威尼斯人波罗提到的行在……该城是中国君主之所,在学者的正式言语中称其为京师,行在(Kingsai)是社会下层的普遍叫法,稍欠准确,仍使用的‘Quinsai’就来源于这个词。除此之外,应该指出,京师是所有皇城的尊称,不特指某一个地方,实际上,京师只不过是‘朝廷之所在’的意思,这个城市有自己的名字——杭州(Hangcheu)。”

  在杭州居住了10余年,最后长眠于杭州的卫匡国比同时期的其他西方人更有资格“引介”杭州。他关于“行在”即“杭州”的考证,修正了自马可·波罗以来西方人对“行在”的看法,修正了西方人关于“杭州”的想象和描述。卫匡国向欧洲提供了完整而正确的中国地理知识。此后“Quinsay”基本上在西方古地图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Hangchew、Hangchow、Hamcheu等拼法的“杭州”。

  (本文系杭州市哲社重点课题“想象天堂:20世纪前西方人对杭州城的描绘”(2016WSJL1)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