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民间宗教•信仰研究
佛教与白族本主崇拜神系
2016年10月21日 09:28 来源:《学术探索》 作者:郑筱筠 字号

内容摘要:郑筱筠:佛教与白族本主崇拜神系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 白族本主神系接纳了一部分佛教神祗 ,从而形成这一部分佛教神祗以佛教神祗和本主神祗的双重身份在大理地区被佛教徒和本主信徒同时崇奉 ,却未引起任何宗教冲突的奇异现象。究其原因 ,当与两种宗教的相互认可、白族本主崇拜特性、本主选拔标准及信徒的认可有关

  【关键词】 佛教神祗; 本主神祗; 原因;

  【作者】 郑筱筠;

 

  白族本主崇拜是白族人民在长期农耕生产过程中形成的一种具有农耕文化特征的、以村社和水系为纽带的民间宗教,它在白族居住的大部份地区广为流播,与儒、释、道三教一起共同形成了自族地区独具特色的宗教文化体系。作为一种民间宗教,它与儒、释、道三教的关系呈现出复杂的交织重合现象。它不仅在观念,宗教仪规、建筑风格等方面接受儒释道的全方位影响,而且还将儒释道体系部分人物吸纳到自己的神祗体系中。值得注意的是,佛教,尤其是公元七世纪在洱海区域流传的印度佛教作为一种异质文明能够在洱海区域立足,为白族人民接受显然已属不易,而其神祗体系中的神祗居然能被白族人民喜爱,甚至被奉为本主,成为本主神祗中一员,从而以佛教神祗和白族本主的双重身份出现于大理白族地区。这一奇异的宗教文化现象发人深省。

  一

  首先,这一现象意味着两种异质宗教间的妥协、适应及认可,同时它还意味着统治阶级对佛教的认可和肯定。

  早在佛教传入大理地区之前,大理白族人民崇奉建立在万物有灵观念基础上的原始巫教。在原始宗教活动中,主持、掌管整个巫术仪规的巫师常常又是各个民族部落的头人。作为神职人员,他是沟通人神界限的媒介,作为宗教领袖,他具有代表宗教神秘性和威严感的绝对权威,而作为部落首领,他要处理部落内外大小事务,拥有政治和军事权威,可以说由于他所具有的这一多重身份,从一开始便把宗教推上了政教合一的轨道。

  大理地区各部落原先是分散的,并未形成中央集权的统一实体,各民族部落择地而居,各自奉行自己的原始宗教神灵。及至“三国两晋南北朝至初唐时期,南中(即云南)大姓夷帅争雄,政治动荡不定。各民族群体(嵩、昆明、楚)也随之融合、分化。大姓夷帅往往利用‘夷族’所崇尚的鬼教来进行彼此间的纷争及与中原朝廷的对抗。由于大姓夷帅即是宗教领袖——耆老,鬼主,其纷争的结果——政治上的统一必须导致宗教之融合。于是到初唐时期,蒙舍诏一并五诏而建立南诏地方政权时,‘夷族’长期崇奉的宗教——鬼教也趋于统一,形成了南诏前期的国教——巫教。皮罗阁也就成了大教主。”〔1〕其时,南诏国正处于奴隶制社会时期,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认识水平有限,巫教在南诏初期尚成为人们认识自然现象和宇宙规律的窗口。同时由于长时期以来,巫教具有极其强大的渗透力和溶化力,常能随世演化,故到南诏进入奴隶制社会时,巫教虽还没有趋于一神教,却能在很大程度上适应当时的社会经济基础。正因为如此,巫教在南诏初期仍然拥有强大势力和广大信徒。

  及至佛教传入大理地区,佛教博大精深的思想体系、深奥玄妙的义学理论、丰富多彩的神祗世界、严格神秘的仪规制度远非白族原始巫教所能匹及。同时,随着奴隶制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的思想意识,包括宗教观念也逐步起了变化,奴隶们要摆脱奴隶制束缚,屡次暴动;因为带原始性的巫鬼教已不能再全面地起到为奴隶主阶层统治服务的作用,南诏统治阶层开始需要借助讲究咒语、法术、有严格仪规礼制、神祗世界等级分明、分工细致的密教来辅助自己的统治,来强化现实生活中的王权世界。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晓丹)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