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民间宗教•信仰研究
天命信仰与诸神崇拜 ——咸阳碑碣文献的个案研究
2017年12月29日 11:22 来源:《世界宗教文化》 作者:肖雁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天命信仰与诸神崇拜是中国人精神信仰系统中两种重要的信仰形态,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本文从咸阳碑碣文献入手,探讨两种信仰形态的嬗变过程。商周到明清的三千多年间,天命观念逐渐演变成天命信仰,成为广大民众主要的信仰方式。明清以来,诸神崇拜逐渐替代了天命信仰,成为民众生活中较具完整意义上的宗教信仰方式。

  【作  者】肖雁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期  刊】《世界宗教文化》 2016年第6期

  【关 键 词】碑碣文献 天命信仰 诸神崇拜 泛神现象

 

  碑碣文献属于出土文献的范围,具有不同于传世文献的独特研究价值,其重要性一直为学界所重视。与过去儒教研究大多着眼于从传世文献出发进行研究不同,以出土碑碣文献为主体进行的儒教研究能够将研究视角带入到生动的历史现场,从而将历史从被人推演的静态研究过渡到历史自身得以呈现的动态研究 。陕西省是全国迄今为止碑碣文献出土最多的地区之一,咸阳则是周、秦、汉、唐等朝代的京畿之地,被称为“第一帝都”,其碑碣文献无不镌刻着当时政治、经济和宗教文化的印记。作为一段“凝固的历史”,一种“会说话的文字”,碑碣文献对于本文讨论的天命信仰与诸神崇拜具有独特的参考价值。

  一、碑碣文献中的天命观

  “天命” 是几千年来在中国人精神系统中发挥核心作用的正统宗教观念。殷商时期,古代宗教就完成了在一个庞大的诸神系统中抽象出统领支配一切的至上神“上帝”的过程,产生了天命或类似的观念,如卜辞所见:“恪谨天命”“我生不有命在天”等。“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礼记·表记》)就是对当时整个社会浓郁宗教氛围的生动描述。周人继承了殷人的宗教思想,称上帝为天,把“至上神”属性赋予“天”,并认为“天命不僭”“天命靡常” “天难堪” “惟命不于常”,但同时又认为:“天命惟德? 准德是辅”,人们要“以德配天”,“以德行事天”,以德行沟通人与神之间的关系。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学承继三代以来“至上神” 的普遍观念,承认天是有意志的最高主宰,人的寿天祸福都由天命决定。在孔子看来,“唯天为大”,人必须具有敬畏天命的宗教情感,要“晨天命”,否则“获罪于天,无所祷也”。他甚至认为“天生德于予”,说自己是天命的承担者。天命神学的根本意义在于承认天命是一种超人间、超自然的力量,赋予人类一切本性能力,并干预、支配和操纵人类生活。可以说,孔子的天命观依然具有神学特质。从笔者搜集到的约384通咸阳碑碣来看,言“天” 次数约见406次,分析梳理其含义,可将其天命观分为三个方面:

  1.“受命承天” 的主宰之天

  北周《孤独浑贞墓志铭》有“以为天授”,唐《薛公(元超)墓志铭》有“上天有命”,大周《于府君(遂古)墓志铭》“再纡天旨”,唐《雍王(李贤)墓志铭》“受命承天”;《贾公(季卿)墓志文》“何天之不予” ;唐《张公(仲晖)墓志铭》“受禄于天”“天合人合”“天难预虑” ;唐《顺陵残碑》“学标天纵” “天纲既纽” “孝级天经? ‘天垂革命之符? ‘终天靡及”,等等。

  人的德性禀赋也来自上天的赐予,如西魏年间《侯僧伽墓志》“孝友为性,明敏自天” ;唐《樊方墓志铭》也有“英灵天发” ;唐《张公(仲晖)墓志铭》“天合人合” ;唐《熊夫人(休)墓志铭》“天付内则”等等。

  上天具有赏善罚恶的作用,如唐《于君(志宁)碑》“恭行天罚”,唐《薛公(元超)墓志铭》“天之将丧” ;唐《太子(李贤)墓志》“天未悔祸” ;《顺陵残碑》“暗积扪天之贶”“扪天集祉” ;宋《元府君(迅)墓志铭》“天必报”等等。

  任何宗教观念都旨在说明其宗教信仰。碑碣文献中表达的天命观念,旨在说明作为至上神的天在人们心目中具有至高无上的神圣地位,人们相信上天不仅掌管着人生旦夕祸福,还具有施行赏善罚恶的道德裁判权,而且不必经过谁的同意,也不受谁的控制,就可以任意剥夺这一切。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