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民间宗教•信仰研究
民间信仰志视阈内灾祸风险应对与族群互动的灵异叙事 ——以北江流域曹主信仰神话体系为例
2018年02月06日 11:23 来源:《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作者:Mark Y. Wong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作为南岭民族走廊重要组成部分的北江流域,由于族群、自然和经济等因素,在历史上常常需面对各种天灾人祸与社会风险。在地方精英和民众的共同建构之下,当地逐渐形成了一套关于“曹主娘娘”的英雄神话体系。本文基于这套神话体系的形成过程之考察,分析了在这一过程中,地方社会对于商业组织、族群生态与灾害风险的符号性关系的认知,是如何融入到曹主神话之中,并进而形塑了一种关于灾难风险体验与应对叙事的地方性知识,至今仍发挥着影响。以此案例,本文也指出,地方神话体系的塑造,仍是大小传统话语围绕各种灾祸风险和神异叙事而展开的对话与角力的结果,也是地方权力的对话所展开的过程。

  【作  者】Mark Y. Wong[1,2]

  【作者单位】[1]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2]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广西桂林541004

  【期  刊】《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7年第7期

  【关 键 词】灾祸风险 神话传说 族群关系 民间信仰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招标项目“客家文化研究”(12&ZD132)、江西省社会科学规划重点项目(12L501)阶段性成果.

 

  灾难学(Disasterology)直到近来才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概念被提出。有学者尝试梳理国外灾难研究从开始到发展直至当下的主要转变,提出灾难学的发展已经出现了学科融合、经验研究的新动向,但仍需更多的有益探索。自人类学发端以来,针对灾难的研究从未停止。对于“灾难”这一概念的认识,从历史的视角来看,实际上就是对于社会和文化历史进程中的“常与变”的相互转变的关系研究。 奥利弗一史密斯(Anthony Oliver—Smith)和霍夫曼(Susanna M.Hoffman)提出灾难并非不期而至,而是在两种因素的结合下发生的;这两种因素为:一是人口以及构成整个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二是有潜在破坏力的因。这两种因素均嵌于自然和社会系统之中,并且作为一种进程随时间的推移而展开。

  有鉴于此,依灾难的形态与类型以及人类社会的脆弱性来对灾难进行归类,“大致得出三种灾难类型表述:自然灾异(Catastrophe)、社会灾变(Calamity)与社会灾祸(Disaster)。 然而人类可以美化对灾难的恐惧。在文化里,灾难被描绘成净化剂和新生事物的推动力,因此几乎是受欢迎的,而非被阻的??反作用就是美化。” 鉴于“灾难”、“灾害”和“灾变”的概念边界的模糊性,有学者指出在讨论和研究理论问题时必须将基本概念予以框定;提出“灾变”概念应当引入到自然和社会科学以及人文学科的视阈之中。换言之,“灾”与“坏”的逻辑关系客观上还有被讨论的余地,因为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之中“灾害”和“灾异”以及“灾变”并不能完全被等同。由此,国内学界产生了人类学研究中对于灾难、风险和文化要素之间的探讨。

  在过往的灾难研究中,对于灾难与历史、灾难与实践、灾难与族群、灾难与社会失范的研究较多。而对于灾异风险如何影响地方的历史记忆和神话传统中社会文化符号性展演,及其与地方政治经济系统之关系的系统研究尚不多。实际上,对于地方灾异神话的研究不应局限于“抗灾与救难”这类文学性主题。有学者认为应当坚持整体观、历史动态视角和生态型视角;坚持文献与口述史和生命史相结合的路径;以及坚持田野调查和跨学科视阈为学术进路的研究方法。 本文将基于粤北曹主信仰神话的田野资料,运用“全息视角”和“民间信仰志”方法,全面整理包括历史文献、地方志、地方学者文献、民间口头传统、道教及佛教经文、民间刊物、民间仪式传承人和地方文人的访谈资料中有关曹主信仰的信息,归纳曹主神话的系统内容;进而在神话与民间信仰地方性和族群性的相互交织下,描绘“文化图像”,以观察地方灾难神话建构与族群经济和地方政治关系的叙事过程。以此来动态性地把握地方历史事件所反映的人们对于灾变与社会风险的应对策略。

作者简介

姓名:Mark Y. Wong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