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其他宗教研究
韩星:帝尧与儒家思想的渊源
2016年09月20日 09:05 来源:《中原文化研究》 作者:韩星 字号

内容摘要:韩星:帝尧与儒家思想的渊源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帝尧是儒家思想最重要的源泉之一。陶寺遗址已基本确认就是尧都,其出土文物参照古代文献可以看到帝尧时代已经具备了文明社会的一切要素,具备了早期国家的基本标志。帝尧德行高明,效法天道,公正无私,是仁君的典范。作为圣王其功德卓著:禅让帝位,选贤任能,谏鼓谤木,中道政治,伐乱禁暴。儒家祖述尧舜,为政以德,为国以礼,德政合一,天下大同,中庸之道,道统传承,都与帝尧有关。今天研究帝尧,对于讲清楚儒家思想的起源与内涵,重构中华民族的价值理念,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帝尧;陶寺遗址;德行高明;功德卓著;儒家思想;渊源

  要追溯儒家思想的渊源,必然要上溯到尧舜禹这些古代圣王。帝尧是三皇五帝中的五帝之一,在中国文明史上,他的地位很高,是孔子与历代儒家学者最为推崇的古代圣王之一,也是儒家思想最重要的源泉之一。

  一、陶寺文化与帝尧

  帝尧,也称唐尧,姓伊祁,一说伊耆,号陶唐氏。传说帝尧是帝挚之弟,帝喾次子,初封于陶,又封于唐,年轻时以擅长制作陶器而远近闻名,故有天下之号为陶唐氏,其号曰“尧”,史称为唐尧。古称“唐”的地名至少有三处,诸如河北之“唐”、太原之“唐”、山西晋南之“唐”。山西晋南之“唐”即《史记·晋世家》说“唐在河、汾之东,方百里”,《帝王世纪》云:“尧都平阳。”《括地志》说:“今晋州所理平阳是也。”“尧都平阳”之地,即今临汾一带。

  20世纪50年代以来,在这一带发现了陶寺遗址。陶寺遗址位于襄汾县东北大约6.5公里处陶寺镇南侧的塔儿山下,总面积约600万平方米。该遗址发现于20世纪50年代,1978-1985年连续发掘,2001-2004年作为“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子课题再次进行勘察和发掘。中国古代文明的起源和形成经历了漫长的过程,经过了文明因素由量变到质变的不断发展,到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才形成具有中华文明进步特征的早期文明。一般把国家形成作为人类进入文明阶段的标志。对于国家的形成标志,一些学者提出其标志应当包括文字、城市、大型礼仪性建筑以及青铜器等。而陶寺遗址初步具备了这些文明因素,而且能够代表中国古代文化的巫文化、祖先崇拜、礼乐制度等也肇始于这里。苏秉琦先生说:“大致在距今4500年左右,最先进的历史舞台转移到晋南。在中原、北方、河套地区文化以及东方、东南方古文化的交汇撞击下,晋南兴起了陶寺文化,它不仅达到了比红山文化后期社会更高一阶段的‘方国’时代,而且确立了在当时诸方国群中的中心地位,它相当于古史上的尧舜时代,亦即先秦史籍中出现的最早的‘中国’,奠定了华夏的根基。”李元庆说,在中国文明起源的历程中,“作为帝尧陶唐氏文化遗存的陶寺文化构成一座伟大的历史丰碑:它是中国正式踏进文明社会的界碑石,也是中华民族的主体华夏民族集团正式形成并由此不断推进文明社会不断向前发展的奠基石”[1](a,b146)。2015年4月15日在山西省临汾市开幕的尧文化暨德廉思想研讨会上,王巍研究员在总结报告中说:“陶寺文明已经进入一定文明阶段,应该说通过了一系列的发现,取得了关键性的证据。都城、宫城、宫殿、大型的王的墓葬、天文设施,尤其是礼仪制度,已经形成金字塔式的结构,已经出现了王权,而且不断强化,这些方面让我们有信心、有把握地宣称:陶寺遗址已经进入了文明时代。”所以他宣布:“陶寺就是‘尧都平阳’已成定论。”[2]何驽研究员说:“综合来看,陶寺就是文献中所说的‘尧都平阳’。‘尧舜禹传说时代’不是传说,而是真实存在的信史。”[3]王震中研究员认为,唐尧最初居于今河北唐县一带,然后自北向南迁移,中途经过晋中太原,最后定都平阳。“陶寺”与“尧都”在时空、龙崇拜、陶寺观象台遗址与文献天文历法,以及文明发展高度等方面相吻合。王震中说:“从以上四方面的吻合可以推定,面积达280万平方米的陶寺都邑遗址属于帝尧的都城。”[3]李伯谦教授在研讨会上说:“陶寺就是尧都,值得我们骄傲。”[4]我们有责任宣扬尧文化,让所有人都知道尧都就在陶寺。2015年6月1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在北京举行“山西·陶寺遗址考古成果新闻发布会”,初步揭示出陶寺遗址是中国史前功能区划最完备的都城,它由王宫、外郭城、下层贵族居住区等构成。兴建与使用的时代为距今4300-4100年。从王族墓地出土有随葬陶鼓、石磬、铜铃等礼乐器,表明史上最早的礼乐制度已形成,尤其是特磬、鼍鼓、玉圭对后来夏商周三代的礼器组合产生了深远影响。而出土的彩绘龙盘、陶鼓、玉钺、玉戚等则可能是代表王者地位的礼器。其中,彩绘龙盘的图案被学者公认为中原地区最早的龙形象。从发掘的1300余座墓葬看,陶寺墓地存在明显的金字塔式等级结构,反映出当时社会的等级已很明显,充分说明了社会的复杂化程度和文明化进程。一系列的考古证据链表明,陶寺遗址在年代、地理位置、内涵、规模和等级以及所反映的文明程度等方面,都与尧都的历史记载如此契合。后世历史文献记载、当地民族志资料、地名甚至方言等,也都指向尧都在临汾一带。所以,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陶寺遗址很有可能就是尧的都城[5]。当然,陶寺遗址是否为尧都学界还有不同认识和疑问,如许永杰教授说:“假定陶寺是都城的话,如果一定要我说是谁的都城,我也倾向于是尧都,但也只能是早期可能是尧都。”[6]许永杰提出,“陶寺遗址是尧都”立论基础还存在着诸多疑问:“我不反对说它‘是’,但我反对把它说成‘一定是’。因为立论的基础是有疑问的。用有疑问的基础材料来得出肯定的认识,这不行。现在一定要把它说死了,恐怕不妥,学术这东西是不能着急的。”[4]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晓丹)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