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其他宗教研究
论迈蒙尼德犹太教十三条根基性原则
2020年11月05日 11:11 来源:《世界宗教文化》 作者:杨洁 傅有德 字号
2020年11月05日 11:11
来源:《世界宗教文化》 作者:杨洁 傅有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迈蒙尼德的十三条原则具有某种教条性,囊括了犹太教三大核心要素:上帝、《托拉》、以色列人,是他为犹太教所设立的理论根基。为清除谬见而导致的偶像崇拜、回应教内外对《托拉》的挑战、树立一种出于爱而敬拜上帝的理想信仰心态,并为建立一种理论与律法并重的真正律法学而奠定理论基础,迈蒙尼德设立了这些原则。这些原则虽具救赎意义,但并未取消律法,自觉自动地遵行律法是一个人完全理解并相信这些原则的应有之意。

  关键词:迈蒙尼德;十三条原则;犹太律法学;信仰心态;理论根基

  作者简介:杨洁,山东大学犹太教与跨宗教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傅有德,山东大学犹太教与跨宗教研究中心教授。

  迈蒙尼德(1135—1204),中世纪犹太哲学、神学与律法学泰斗。其最为瞩目的成就之一是为犹太教提出了十三条根基性原则。这些原则后来被编入犹太祈祷书,对犹太教影响深远。但与此同时,这十三条原则也引发了诸多争议,学界在很多相关问题上依然莫衷一是。限于篇幅,本文将只围绕这些原则究竟是什么、迈蒙尼德为何要设立原则,以及这些原则与律法之间是什么关系这三个问题展开讨论,以期能提供一些新见解。

  一、迈蒙尼德的十三条根基性原则是什么?

  迈蒙尼德的十三条根基性原则出自其早期著作《评密释纳》(Commentary on the Mishnah),是他在评论《密释纳》法庭篇第10章1节1时提出的。其简化版为:1.上帝存在;2.上帝是一;3.上帝无形体;4.上帝绝对永恒;5.惟独敬拜上帝;6.预言;7.摩西预言;8.《托拉》神启;9.《托拉》永恒;10.上帝全知;11.上帝赏善罚恶;12.弥赛亚;13.死者复活。2对于这些原则究竟性质为何,学者们一直颇有争论。

  (一)这些原则具有某种教条性

  迈蒙尼德将这些原则与个人身份和救赎(在来世有份)直接挂钩。他指出,“我们纯正之《托拉》的原则及其根基有十三条”,如果一个人“完全理解并相信”这些原则,便成为以色列人的一员。3因此,“完全理解并相信”这些原则便定义了一个人的“以色列人”身份。而据《密释纳》法庭篇所说,“以色列人一律在来世有份”,那么,一个人一旦成为以色列人,便不会失去救赎:“即使他……犯下所有可能之罪……他依然[在来世]有份。”4

  鉴于它们具有根基性并具有界定以色列人身份及救赎之意义,有人认为,这十三条原则就是教条。很多犹太传统主义者及近现代学者如凯尔奈(Menachem Kellner)5、古特曼(Julius Guttmann)6等人就持这种看法。但也有人并不认同这些原则是教条,尤其是中世纪的一些犹太思想家。他们有的认为这些原则是“《托拉》神启”观念的分析性信念,有的认为它们是犹太教的公理、是教化手段,等等。7

  据《牛津犹太教词典》,教条(Dogma)是指权威制定的信条;其中提到门德尔松的看法:接受教条是获得救赎的必要先决条件。8在与之相关的“信经”(Creed)这一词条中,我们看到,信经是“对某个宗教群体的权威、约束性信条与根基性教义的总结,通常出现于教条声明或教理问答中”,而“犹太教中最接近信经的说法可发现于某些拉比声明,这些声明要么强调宗教的根基,要么明确个人会因此丧失来世之份或被认定为叛教徒的行为和信念”。9如果我们接受这些定义和解释,那这十三条原则的确具有某种教条性,因为它们具备根基性和救赎意义。

  不过,就像大多数学者所指出的,这十三条原则是迈蒙尼德个人提出的。虽说他也设法确立这些原则的权威性10,且这些原则后来也得到犹太正统的认可而被编入祈祷书,但它们从未被正式认可为具有约束性11。因此,如果严格按照教条或信经的定义,这十三条原则尚不足以认定为具有约束性的权威教条。

  (二)这些原则是犹太教的理论根基

  犹太教素来以律法(托拉)为核心,如果这些原则如迈蒙尼德所言,是“《托拉》的根基”,那它们自然是犹太教的根基。这在正统犹太世界几乎很少有人反对。12

  一方面,不难发现,这十三条原则囊括了犹太教三大核心要素。很多学者注意到,这十三条原则可分成三组。13第一组是第1—5条原则,与上帝有关;第二组是第6—9条原则,与《托拉》有关;第三组是第10—13条原则,与人(确切来说是以色列人)有关。14毋庸置疑,上帝、《托拉》、以色列人这三个要素就是犹太教之为犹太教的根本所在。而这十三条原则将犹太教的三个核心要素悉数囊括在内,可见,这些原则就是犹太教之为犹太教的根基。

  另一方面,这十三条原则几乎都出现在迈蒙尼德后来的两部主要著作中。很多学者都发现,这些原则与迈蒙尼德后来所写的《律法再述》(Mishneh Torah)和《迷途指津》(Guide of the Perplexed)存在重复和对应。15这便暗示了一个重要事实:这些原则似乎不是无意提出的,更可能是迈蒙尼德为犹太教精心设立的理论根基。这也印证了这些原则经过他深思熟虑和严加考察与论证的自述16。

  正因为这些原则是犹太教之为犹太教的理论根基,迈蒙尼德才会认为,完全理解并相信这些原则才是以色列人,才能获得来世救赎。毕竟,如果一个人连犹太教之为犹太教的理论根基都不理解也不相信,他就不可能会正确履行律法,那他凭什么成为以色列人,凭什么获得犹太教所许诺的来世救赎?

  二、迈蒙尼德为何设立原则?

  对于这个问题,学者们也是众说纷纭。17凯尔奈认为,迈蒙尼德是为了让民众对上帝有一个正确理解、对《托拉》如何出现以及对上帝与世界的关系有某种了解,从而正确遵行律法才设立这些原则。18还有人认为,迈蒙尼德想借这些原则灌输关于上帝的真知(教导对上帝的爱)、向普通信众灌输赏罚观念(对律法的恐惧)。19

  以上看法各有道理,但似乎都未完全揭示迈蒙尼德的意图。按迈蒙尼德这十三条原则的分组情况及其思想宗旨,他设立原则的可能原因主要有如下四个:

  (一)清除偶像崇拜

  凯尔奈强调,迈蒙尼德这十三条原则,尤其是前5条原则是为了让大众正确认识上帝,从而清除偶像崇拜。20在迈蒙尼德所处的时代,神人同形同性论极为盛行。迈蒙尼德晚年在《论复活》(Treatise on Resurrection)中回溯自己写作早期著作的动机时提到,他发现,当时有很多人,甚至是所谓的以色列智者,对上帝究竟有无形体还疑惑不解。21人们根深蒂固的物质心态使他们无法理解物质以外的存在,对他们来说,如果上帝没有形体,上帝就不存在。22在这种认识主导下,他们反对迈蒙尼德所主张的纯精神性来世,指责他不相信犹太传统信仰中的身体复活。而在迈蒙尼德看来,在对上帝存在错误理解的情况下去敬拜上帝,无异于偶像崇拜。而《托拉》的目的之一就是传达真理,根除谬见所带来的偶像崇拜。23因此,诚如凯尔奈所言,迈蒙尼德设立这些原则,尤其是前5条关于上帝的原则,有清除民众对上帝的谬见和偶像崇拜,让他们获得真知,从而正确敬拜上帝之意。

  (二)捍卫摩西的《托拉》是唯一的神启真理

  迈蒙尼德后来在“忏悔律法”(Laws of Repentance)中所列的第三类无份于来世者明细24表明了他设立第6—9条原则的用意:回应对《托拉》的内外挑战25。

  这类无份于来世者被他称为“《托拉》的否认者”。这些人有的否认《托拉》完全来自神启,认为其中掺杂了摩西自己的话;有的否认口传律法。26这些人来自犹太教内部,如虽未完全否认《托拉》的神圣性但否认口传律法的卡拉派。因此,迈蒙尼德强调《托拉》完全来自神启,有纠正错误观念,统一内部信仰之意。

  还有一种否认者来自外部。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虽承认摩西的先知地位,但他们分别声称耶稣、穆罕默德才是各自宗教中最重要的角色,因而摩西的《托拉》早已过时,他们各自的圣典已将其取而代之。如基督教《新约》就有上帝派圣子耶稣降世带来福音,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前约为旧之说27;而伊斯兰教则尊穆罕默德是“众先知的封印”28,《古兰经》是真主通过穆罕默德而降示的最后一部天经,以证实《托拉》和《新约》29。可见,迈蒙尼德在这几条原则中强调摩西是“众先知之父”、强调上帝启示给摩西的《托拉》永不废止和变更,30显然具有回应外部挑战之意31。而他后来直接把“像拿撒勒人、穆斯林那样,声称造物主变更了律法,即使《托拉》来自神,如今也已过时之人”32归入《托拉》之否认者,捍卫摩西的《托拉》才是唯一神启真理,永不过时之意更是不言自明。

  (三)树立以爱来敬拜上帝的理想信仰心态

  第10—13条原则诚如阿布拉巴内尔等人所说,有激励大众顺服《托拉》的启发、教化之意33,但还有其深层用意:期望大众能提高理智能力,超脱谬见所导致的功利性崇拜心态,最终出于爱而履行诫命,敬拜上帝。

  迈蒙尼德在《评密释纳》中表达了自己对当时犹太人之信仰状况的不满。时人流行着几种见解,他们把伊甸园、弥赛亚时代、复活等物质性好处视为履行诫命的终极好处,并对此极为热衷。34但在迈蒙尼德看来,这些流俗见解都是错的。他指出,《托拉》和贤哲之所以向人们许诺这些物质性好处,其本意只是为了迁就理智力低下的大众,激励他们履行诫命,以期望他们最终能领悟到真理而出于爱去侍奉上帝,而非激发他们去追求各种世俗享受。35追求世俗享受是一种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功利心态。在这种心态下,履行诫命和侍奉上帝成了趋利避害的手段,而这与《托拉》和贤哲的本意背道而驰。为此,迈蒙尼德强调,我们不能以追求回报来履行诫命。36他设立这几条原则,背后的用意与贤哲们无异,是借它们来扭转人们的错误心态,最终以爱来敬拜上帝。

  (四)为建立一种理论与行为律法并重的犹太律法学奠定理论根基

  众所周知,在犹太教中,律法常被称为“哈拉哈”37,对律法的解释与反思则属于“阿嘎达”38,前者偏重于行为,后者偏重于思辨理论。犹太教素来更重视哈拉哈,阿嘎达则基本处于从属地位。与之相比,迈蒙尼德似乎更重视阿嘎达。他将阿嘎达理性化和思辨化,使之等同于哲学。39他非常强调阿嘎达文献的重要性,认为这类文献具有“极为深刻的寓意与内涵”,通过仔细阅读能“进而获得有关神的知识和真理知识的启示”。40对迈蒙尼德来说,获得神的知识是个人完善的目标,如果通过阿嘎达能获得神的知识,那其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此外,他还告诫,掌握了律法知识并不意味着获得了真正的智慧,能证明传统律法才是真正智慧41,也就是说,能通过阿嘎达的理性思辨来证明传统律法,使律法有一个坚实的理论基础才是真正的智慧。这体现了迈蒙尼德对阿嘎达之于犹太信仰之重要性的重视。

  然而,迈蒙尼德重视阿嘎达,其深层用意绝不在颠倒二者的重要性,而可能是要平衡犹太教长期以来“厚此薄彼”的状况。因为在犹太教中,哈拉哈研究无疑已是一门显学,相比之下,阿嘎达则显得较为弱势。这使得在政治上本就处在穆斯林和基督徒治下的犹太教在面对当时已经发展出系统神学的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时,在宗教理论方面也“相形见绌”。为此,迈蒙尼德想要重振阿嘎达42,以对律法进行理性思辨和论证而为犹太教“提供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律法书》学”43,一方面证明犹太律法是建基于真理的律法,另一方面证明犹太教不仅是神启律法宗教,也是理性真理,其理论层面并不逊色。

  这十三条原则便是他为重振阿嘎达,建立真正意义的犹太律法学所奠定的理论根基。我们看到,这些原则最初是以“命题”44加简单解释的形式出现在经典注释《评密释纳》中的,为迁就理智力低下的普通信众;在律法巨著《律法再述》的第一卷书《论知识》(TheBook of Knowledge)中,迈蒙尼德对这些原则的细节作了更详细的解释,以满足理智力稍高的律法学者;而在其宗教哲学著作《迷途指津》中,他又对这些原则加以了哲学论证,以指导具有较高哲学素养的知识精英。这些原则虽在后两部著作中并非以“命题”形式出现,但内容可以说是一致的,只不过迈蒙尼德对它们作了更为详实的解释、衍生和论证。45这种一致性表明,迈蒙尼德的思想是连贯的,他很可能从一开始就有为律法进行理性思辨和论证以建立一种理论与律法并重的犹太律法学的意图,而这十三条原则就是他为此奠定的理论根基。

  三、原则与律法之间的关系

  迈蒙尼德赋予这些原则以救赎意义,引发了一个问题。众所周知,犹太教向来以伦理性著称,强调遵行律法而成义。迈蒙尼德此举,似乎是要打破传统,在律法之外重新建立一条以原则通往上帝之路,有向因信成义转变的倾向。这种倾向后来在一些人中也的确造成了放弃律法的后果。据夏皮洛(Marc B.Shapiro)转载,这些原则因被编入祈祷书而在犹太民众中广为流传,以至演变成,有一些无知者认为只要接受了这些原则,无论犯什么罪都行。46那么,这些原则是否有取代律法的救赎意义倾向?二者究竟是何关系?

  凯尔奈认为,这十三条原则是救赎的一个必要条件47,目的是让大众能在获得真理之后正确遵行律法。有学者认为凯尔奈颠倒了律法与信仰(原则)的关系,认为信仰才是目的,律法是手段。48戴维森(Herbert A.Davidson)则认为,“圣经与拉比的律法根基是知识……《律法再述》的第一卷乃至全书都旨在认识上帝,故而以此主题开头,并以此结束。”49有学者将此总结为,“对律法而言,哲学知识既是根基也是归宿”50。这种看法某种程度上可还原为对原则与律法之间的关系的理解,因为对迈蒙尼德而言这些原则就是知识。

  上述看法都能在迈蒙尼德的相关论述中找到文本支持。古特曼等人也留意到其中的“矛盾”。51迈蒙尼德曾多次提到,学习先于行为并带来行为。52这表明,他确实认为,知识是行为的基础,正确的知识才能带来正确的行为。因而,只有认识了上帝才能真正敬拜上帝。53所以,从逻辑上来说,凯尔奈的说法是有道理的。

  但迈蒙尼德也强调,道德完善并非终极目的,“只是为另一种完善做准备。”54他所说的另一种完善就是知识的完善。这种完善才是人的最高完善,是认识上帝,达到理智与上帝这一能动理智的联合。55这意味着,履行律法只是获得知识的手段。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些原则确实有作为律法的目的而取代其救赎意义之嫌。

  但要肯定迈蒙尼德意欲以原则或哲学知识取代律法的救赎意义,则有待商榷。诚然,迈蒙尼德深受哲学影响,重视知识理所当然。但遵行律法是犹太传统,身为犹太拉比,他不可能会放弃律法的救赎意义。56将二者有机融合起来似乎才符合其双重身份。57早在《评密释纳》导言中,他就明确指出,一个人“除非兼具理智和善行,否则就不完善。”58“如果一个人能敬畏上帝并舍己,且远离世俗享乐……在所有自然事务上遵从正道并保有所有优良品质却无学识,此人也不完善”。59而“如果一个人理智且明辨,却放纵不羁,那他就并非真正明智”60。可见,在迈蒙尼德看来,一个人只有达到了理智和道德的双重完善,才是真正的完善,才能获得最终救赎。

  我们认为,迈蒙尼德虽赋予原则救赎意义,但并未取代或取消律法的救赎意义,而是将遵行律法隐含在了原则之中。表面上,原则的确高出律法(指未正确认识上帝而遵行律法)一层,但实际上,遵行律法是完全理解与相信原则的应有之意。因为迈蒙尼德认为,一个人完全理解并相信原则而达到爱上帝之后,会自觉遵行律法:“当一个人以正确的方式爱神,他将立即出于爱而履行所有诫命。”61也就是说,真正明智的人会因为爱上帝而自觉遵行律法,从而达到理智与道德的双重完善。因此,原则并未取代或取消律法的救赎意义,对救赎来说,二者缺一不可。

  四、结语

  就设立原则而言,迈蒙尼德无疑是犹太教历史上影响最深远的人物。其后的犹太教条或原则的制定与研究,都绕不开他这十三条原则。尽管后世质疑之声不绝于耳,但依然无法阻挡这些原则在犹太人中广泛流传。直到今天,这些原则还在某些犹太教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而迈蒙尼德设立这些原则背后的深层用意——树立一种超越个人利己主义,以爱敬拜上帝的信仰心态,尤其是建立一种理论与律法并重的犹太律法学,也不应小觑,这对当时处在夹缝中艰难求存的犹太人以及犹太教的存续与未来发展而言,无疑是用心良苦,深谋远虑。

  注释

  1在《巴比伦塔木德》中是法庭篇第11章1节。所涉的密释纳内容可参http://halakhah.com/sanhedrin/sanhedrin_90.html#chapter_xi. (阅读时间:2020年4月25日)。

  2这十三条原则的原始文本是阿拉伯语,内容比简化版要丰富得多。本文主要参考的是凯尔奈(Menachem Kellner)所采用的英译本。Menachem Kellner, Dogma in Medieval Jewish Thought: From Maimonides to Abravanel, Oxford: The Littman Library of Jewish Civilization, 1986, pp.11-17(下文将此书简称为dogma)。

  3Dogma, pp.11-16.

  4Dogma, p.16.

  5Dogma, pp.17-19.

  6Julius Guttmann, Philosophies of Judaism, Garden City, New York: Anchor Books Doubleday & Company Inc., 1966, p.203.

  7Dogma, p.21, chs. 3-8.

  8R. J. Zwi Werblowsk, Geoffrey Wigoder Chief eds.,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The Jewish Religion, New York·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 p.205(下文将此书简称为Dictionary)。

  9Dictionary, p.180。信经与教条通常被认为是等意的概念。

  10迈蒙尼德在介绍原则时,常援引经文来确立它们的权威(第12、13条除外,他认为这两条是被启示给先知或由先知确立的),见Dogma, pp.11-16; Isadore Twersky ed., A Maimonides reader, New York: Behrman House, Inc., 1972, p.414(下文将此书简称为Reader)。

  11Dictionary, p.181.

  12可参夏皮洛的观察,Marc B. Shapiro, The limits of Orthodox Theology: Maimonides’ Thirteen Principles Reappraised, Oxford·Portland, Oregon: The Littman Library of Jewish Civilization, pp.17, 21-23(下文将此书简称为The limits)。

  13三重分组最初由杜兰提出,后被多数学者接受。Dogma, p.24.

  14这种分组的命名来自阿布拉巴内尔(Isaac Abravanel),参凯尔奈的分析,Dogma, p.29.

  15也有人对此表示质疑,可参The limits, pp.6-9. 但质疑并不完全符合事实,具体可见凯尔奈的精彩分析和归纳,Dogma, p.228, n.60, pp.21-24, 49-53.

  16Dogma, p.17.

  17凯尔奈对学者们就此问题所作的解释进行了归纳与分析。Dogma, pp.34-49.

  18Dogma, pp.43-44.

  19王彦:《中世纪犹太教教条思想研究》,博士学位论文,山东大学,2008年,第73页;《对上帝的爱和对律法的恐惧——论迈蒙尼德建立十三条基本原则的原因》,载于《犹太研究》,2011年,第57—67页。

  20Dogma, pp.38-41.

  21Translated and Annotated by Fred Rosner, Moses Maimonides’ Treatise on Resurrection, Lanham, Boulder, New York, Toronto, Oxford: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Inc., 2004, pp.22-23(下文将此书简称为Resurrection)。

  22Resurrection, p.26.

  23[古埃及]摩西·迈蒙尼德:《迷途指津》,傅有德,郭鹏,张志平译,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476、494等页。

  24Moses Maimonides, Mishneh Torah: The book of knowledge, Moses Hyamson trans & notes., Jerusalem, New York: Feldheim Publishers, 1981, p.84b.(下文将此书简称为Knowledge)

  25雅各布对犹太信经制定的动机曾有类似总结,见Louis Jacobs, Principles of the Jewish Faith: An Analytical Study, London: Vallentine, Mitchell, 1964, pp.13-14.

  26Knowledge, p.84b.

  27如《圣经·希伯来书》8:8,13.

  28如《古兰经》33:40。

  29如《古兰经》3:3。

  30Dogma, pp.12, 14-15.

  31谢希特等人持类似看法,Solomon Schechter, “The Dogmas of Judaism (Concluded)”, The Jewish Quarterly Review, Vol. 1, No. 2 (Jan., 1889), p.125. Shlomo Pines, Studies in the History of Jewish Thought, Warren Zev Harvey, Moshe Idel eds., Jerusalem: The Magnes Press, The Hebrew University, 1997, pp.465, 468。海曼对谢希特等人的反驳似乎并不完全符合事实,参Arthur Hyman, “Maimonides’ ‘Thirteen Principles’”, Jewish Medieval and Renaissance Studies, Cambridge, Mass., 1967, p.136。

  32Knowledge, p.84b.

  33Dogma, pp.29, 31-32, 34, 189, etc.

  34Reader, pp.402-404.

  35Reader, pp.405-407.

  36Reader, p.405.

  37哈拉哈指犹太教律法,其希伯来词根意为“行走”。《圣经》将遵行《托拉》视为人们“行走”的道。具体介绍可见Dictionary, p.293。

  38阿嘎达是《塔木德》和《密德拉什》中的非律法内容,是对律法的补充,但不具有律法的约束性,通常包括经解、伦理道德训导、神学反思、传奇、祈祷文等多种内容和体裁。具体介绍可见Dictionary, pp.23-24。

  39可参赵同生,《迈蒙尼德《评密西那》导言中的哲学思想》,载于《犹太研究》,第6辑,傅有德主编,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2008年,第18—19页。

  40Maimonides’ Introduction to the Talmud, tr. by Zvi L. Lampel, Judaica Press, 1975, p.150,转引自赵同生,《迈蒙尼德〈评密西那〉导言中的哲学思想》,第18页。

  41[古埃及]摩西·迈蒙尼德:《迷途指津》,第583页。

  42之所以说是重振阿嘎达,是因为迈蒙尼德认为,在律法之外,犹太教曾一度拥有形而上学传统,但这个传统由于各种原因而衰弱。参Dogma, pp.44-45。

  43[古埃及]摩西·迈蒙尼德:《迷途指津》,绪论,第5页。

  44关于原则的“命题”形式,可见Dogma, 导论部分和第18页。

  45详细解释与分析可见Dogma, p.228, n.60, pp.21-24, 49-53。

  46The Limits, p.19.

  47Dogma, pp.19, etc.

  48王彦:《中世纪犹太教教条思想研究》,第60、69—70等页;《对上帝的爱和对律法的恐惧——论迈蒙尼德建立十三条基本原则的原因》,第63—65页。

  49Herbert A. Davidson, Moses Maimonides: The Man and His Work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nc., 2005, p.261.

  50[古埃及]摩西·迈蒙尼德:《论知识》,董修元译,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11页。

  51Julius Guttmann, Philosophies of Judaism, p. 200. David Hartman, Maimonides: Torah and Philosophic Quest, skokie, illinois, usa: Varda Books, 2002, p.202.

  52Moses Maimonides, Maimonides’ Introduction to his commentary on the Mishnah, Translated and Annotated by Fred Rosner, Northvale, New Jersey London: Jason Aronson, Inc., 1995, p.100(下文将此书简称为Introduction)。[古埃及]摩西·迈蒙尼德:《论知识》,第77、82等页。

  53[古埃及]摩西·迈蒙尼德:《迷途指津》,第571页。

  54[古埃及]摩西·迈蒙尼德:《迷途指津》,第584页。

  55Reader, p.412.

  56凯尔奈等人也指出,在强调迈蒙尼德的哲学家身份时不要忽略其犹太拉比身份。Dogma, p.42, p.234, n.161.

  57迈蒙尼德曾指出,他反对将《托拉》与人类理智对立,主张调和二者。Resurrection, p.38.

  58Introduction, p.99.

  59Introduction, pp.99-100.

  60Introduction, p.99.

  61[古埃及]摩西·迈蒙尼德:《论知识》,第181页。

作者简介

姓名:杨洁 傅有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