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神话与原始宗教
神话原型视域下的两则洪水神话比较
2018年03月20日 10:24 来源:《长春师范大学学报》 作者:王雨 张一文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神话是人类童年的梦和思维,女娲止水和诺亚方舟两则洪水神话及其中两个拯救者的形象反映了先民对世界的不同认知。本文运用荣格和弗莱的“原型”理论,解析同一洪水母题的女娲止水和诺亚方舟神话中女娲“慈母”和耶和华“严父”的形象,得到了中华民族重延续、犹太民族善净化的结论。通过挖掘两则神话中所蕴含的深层内涵,可以窥探到中华和犹太两种文明最深层的文化因子。

  【作  者】王雨 张一文

  【作者单位】长春理工大学文学院,吉林长春130022

  【期  刊】《长春师范大学学报》 2017年第1期

  【关 键 词】洪水神话 原型 女娲止水 诺亚方舟 文化效应

 

  神话是文化和文学的源头,也是人类群体的梦。在原始时代所产生的神话,是人类不可或缺的文化之根和精神本源,它们表现了先民独特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洪水神话就是这样一种保留在文明记忆深处的梦,反映了先民在人类的童年时期对人与世界关系的认知。

  本文选取了两则具有代表性的洪水神话——女娲补天止水和《圣经·旧约》中的诺亚方舟神话,从心理学和神话批评视角对二者进行比较,藉此加深对其所属文明的深层认识。不同的民族生存环境和生活方式衍生了不同的洪水神话,不同的洪水神话也塑造并反映了不同的民族特性。就像童年的经历会影响成年后的性格一般,不同文明在上古时期所经历的洪水对其民族性格的塑造有很大的影响,洪水神话中深藏的文化内涵延续至今,并持续影响着中华与犹太两大文明的文化属性。

  一、两则洪水神话重述

  水是生命之源,也是文明的载体。人类的生存繁衍需要水,有文明的地方必有水的存在。放眼世界神话,我们可以发现洪水是普遍存在的母题。围绕这个母题,不同文化圈分别产生了自己独特的洪水神话。女娲补天止水的神话在古代中国广为流传,最早的相关文献见于《淮南子·览冥训》: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煜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祸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翼州平,狡虫死,颛民生,背方州,抱圆天......当此之时,禽兽蝮蛇,无不匿其爪牙,藏其蜇毒,无有攫噬之心。

  这则神话也零星见于其他古书之中,如:

  儒书言:共工与颛顼争为天子,不胜,怒而触不周之山,使天地折,地维绝。女娲销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论衡·谈天篇》)

  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娲氏炼五色石以补其阙,断鳌足以立四极。其后共工氏与颛项争为帝,怒而触不周山,折天柱,绝地维,故天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水潦归焉。(《列子·汤问》)

  笔者推断,女娲补天的主要目的是“止淫水”。女娲所断杀的巨鳌和黑龙都是和水有密切关系的生物,可以看作先民眼中兴风作浪、糟蹋田地的水怪。女娲断鳌足和杀黑龙的目的是消除水怪、平息水灾。汉族自古就是重农耕的民族,而旱涝是农业活动的头等灾害。所以,止水神话反映的应是女娲与洪水的斗争。

  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希伯来人在《圣经》中创作了一个不同的洪水神话——诺亚方舟:

  人心天天所思念的无非是邪恶??惟有诺亚在上主眼中蒙受恩爱?? 天主遂对诺亚说:“我已决定要结果一切有血肉的人,因为他们使大地充满了强暴,我要将他们由大地上消灭。你要用柏木造一只方舟......但我要与你立约,你以及你的儿子、妻子和儿媳,要与你一同进入方舟。你要由一切有血肉的生物中,各带一对,即一公一母.进入方舟,与你一同生活;各种飞鸟、各种牲畜、地上所有的各种爬虫,皆取一对同你进去,得以保存生命”......大雨在地上下了四十天四十夜。正在这一天,诺亚和他的儿子闪、含、耶斐特,他的妻子和他的三个儿媳,一同进了方舟......这样,天主消灭了在地面上的一切生物,由人以至于牲畜、爬虫以及天空中的飞鸟,这一切都由地上消灭了。二月二十七日,大地全干了......诺亚遂同他的儿子、妻子及儿媳出来......诺亚给上主筑了一座祭坛,拿各种洁净的牲畜和洁净的飞禽,献在祭坛上,作为全燔祭。上主闻到了馨香,心里说:“我再不为人的缘故咒骂大地,因为人心的思念从小就邪恶;我也再不照我所作的打击一切生物了,只愿大地存在之日,稼穑寒暑,冬夏昼夜,循环不息。

  近年来,有学者研究表明:苏美尔神话中的洪水神话与《圣经》旧约中的洪水神话存在源与流的关系。《圣经》旧约中的洪水神话与世界最早的史诗《吉尔伽美什》中的洪水神话有极其相似的情节:人类 罪恶遭到以贝尔为首的众神的惩罚,智慧神埃阿向虔诚的聪明人乌特·纳皮什提姆透露了这个计划,要他建一艘船逃命并将所有种类的活物都带进去,乌特·纳皮什提姆因此得救。贝尔在得知此事后非常愤怒,但在埃阿的劝说下同意了以后不再用洪水惩罚人类,并赐予了乌特·纳皮什提姆永生。二者有相同的“洪水”母题,并存在“人类因罪恶受到神明的洪水惩罚”“虔诚的信徒被告知造船携万物物种逃生并得救”“神人和解并承诺以后不再降洪水灭世”等相似的关键情节。

【全文阅读】神话原型视域下的两则洪水神话比较.pdf

作者简介

姓名:王雨 张一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