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道教研究
胡锐:重考平冈治 ——以文本批评和田野考察为中心
2017年09月28日 10:56 来源:《世界宗教研究》 作者:胡锐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Exploring the Pinggangzhi Again:Focusing on the Text Criticism and Field Investigation

  作 者:胡锐

  作者简介:胡锐,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

  原发信息:《世界宗教研究》(京)2016年第20164期

  内容提要:关于平冈治的治地所在,文献记载并不统一。目前一般以杜光庭的说法为准,即成都新津;在处理文献记载前后不统一的问题上,则倾向认为这是由于平冈治屡有迁移所致。本文以对《道藏》、方志、题铭等相关历史文献的文本批评为基础,结合田野考察获得的新证据,认为平冈治的“迁移说”并不成立,杜光庭的“新津说”似为孤证,平冈治的治地一直在今夹江南安乡。

  关 键 词:平冈治/迁移说/新津说/夹江南安

 

  一、“迁移说”辨析

  关于平冈治的地理位置,道教文献记载有出入,兹按文献时间先后列表于下:

  

  从上可知,道教文献中平冈治的治地记为两处:一个是以《三洞珠囊》等文献为代表的犍为郡南安县,即今夹江南安乡;一说是以杜光庭为代表的蜀州新津,即今成都新津。今人多从杜说,认为平冈治在成都近郊新津。在解决历代文献记载出入的问题上,有学者认为那是因为平冈治历代都有迁徙,所以治地位置的记载才有所变化⑦。这个结论同时也解决了夹江现存的诸多平冈治遗迹与杜光庭“新津说”之间的矛盾——故而夹江一直被作为平冈治曾经的迁徙地之一而论。但这个结论有问题。因为论证过程只使用了上表的前五条材料,从而得出平冈治从犍为南安迁移到蜀州新津的结论。事实上,被“迁移说”忽略的第六条材料又将平冈治地记为犍为郡南安县,这显然已经超出了迁移说可以解释的范围。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