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道教研究
论华南全真道教的宗派关系
2018年08月31日 14:08 来源:《宗教学研究》 作者:李大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On the Sectarian Relationship of Southern Quanzhen Daoism

  作 者:李大华

  作者简介:李大华,深圳大学宗教文化研究所教授。

  原发信息:《宗教学研究》(成都)2017年第20174期

  内容提要:全真教究竟何时进入华南地区,仍然是一个学界未能解决的问题。从已知文献看,元初已经传至粤西,康熙年间进入粤东地区。然而,实际进入广东地区当早得多。由于长春道教的兴盛,人们逐渐以为邱祖龙门派是全真正宗,而在长春道教这一派当中,又以为只有使用龙门派字的才是正宗。这样的误解给研究工作带来了困难,以为在历史材料中找不到龙门派字的踪影,就是全真教没有传入这个地区。只有破除这个误解才能开阔研究视野。在历史文献中看不到龙门派字,只能说觅不到全真龙门律宗的传递,不可以说看不到全真教。本文从张三丰的全真嫡传弟子关系、武当真武神庙在广东的流行、口述历史等方面,说明全真教在明代已经传入了华南地区。

  关 键 词:全真教/华南地区/龙门派

 

  一、清代全真教在广东的传播

  全真教究竟何时进入岭南地区,这仍然是一个学界未能解决的问题。从已知的事实看来,全真教至迟于康熙年间进入岭南地区,这主要是以康熙中全真教龙门派道士杜阳栋、曾一贯来到罗浮山为标志。

  陈铭珪的《长春道教源流》可谓全真教史的权威之作,他在这部书中对曾一贯来粤传教的过程叙述道:

  曾师一贯,号山山,不详何许人,其师李清秋,龙门派第十代孙,得至人传授真诀,一贯传其学,恬修道成,以符药救人。康熙间入罗浮,筑道场于紫霞洞。五十五年广州旱,当道邀请求雨,雨大注,因委管冲虚观,山中五观,余四曰酥醪,曰九天,曰黄龙,曰白鹤,俱延为住持。后迁紫霞洞道场于酥醪洞,令弟子柯阳桂主之,师自居冲虚,未几羽化,葬冲虚观前狮子山,师遗有佩剑,能辟邪,有病祟者取剑悬卧内即愈,今尚存。①

  这段文字表明了曾一贯出自龙门第十代孙李清秋,也表明了他于康熙年间入住罗浮紫霞洞,并在康熙五十五年(1716)应当局之邀,为旱灾祈雨。但是,并不清楚他是哪里的人,并于康熙哪一年入住罗浮山紫霞洞。这个方面的资料,陈铭珪所录《浮山志》补充道:

  酥醪观以曾山山为第一代住持,介生师(赖本华)称康熙四十五年师于紫霞洞造云霄阁。五十五年当道延师祷雨,立应,因委管五观,权驻冲虚。……今墓在冲虚观前之狮子山,题龙门正宗第十一代祖、总主持,讳一贯,号山山曾师,下云五观同祀。全真之居罗浮,实自山山始。②

  这则资料源自曾一贯的徒孙赖本华(原名赖洪禧)的《浮山小志》:“康熙四十四年,曾山山炼师奉道所营造也。”这进一步明确了他是山东人,并在康熙四十四年营造罗浮山紫霞洞,四十五年已经在招收弟子了。然而,对于杜阳栋,陈铭珪只字未提。只是在陈铭珪之子陈伯陶的《罗浮志补·述略》中才对杜阳栋有叙述:

  字镇陵,潍县人,入道于灵山乾元宫。康熙庚午(二十九年,1690)来游罗浮。戊寅(三十七年,1698)为冲虚观住持。尝与梁佩兰论养生,引义玄畅,佩兰赠诗,有“庚申夜长守,子午阳当壮。心凝水火交,骨屹山岳状”语。乙酉(康熙四十四年,1705),惠州旱,官绅请之祷,即雨。西湖玄妙观道士王守拙曰:“杜公立玄门柱石也。”遂请为住持。后复创归善之南天观,修广州之三元宫。年七十六,于三元宫内坐化。③

  《罗浮志补·罗浮指南》在叙述到冲虚观的时候,还写道:

  明洪武初山中诸观废,聚其材搆丛林观,时冲虚尚在。永乐十年七月,遣道士黄道常同市舶提举卢善敬设醮观中,醮毕,瘗所降玉简子前,作亭覆之,名玉简亭。观中旧为金阙寥阳殿,左为诸仙祠,右为葛仙祠,自永乐至隆、万间,观为最盛。启、祯时渐圮,韩日缵、袁崇焕先后募修。明末群盗啸聚,山下焚掠靡遗,观被毁,惟中殿存。国朝康熙丙辰(十五年,1676)惠守吕应奎、博罗令陶敬充修,戊寅(三十七年,1698)龙门派道士杜阳栋来往住持复修。卢挺山囊云观租数千石,黄冠纵恣,互相讦讼,遂为有权力者所侵蚀,此当在杜阳栋未住罗浮之前。康熙末道士曾一贯有道术,省中大吏延之求雨,辄验,乃命为五观住持。④

  依照以上所述,杜阳栋在康熙二十九年(1690)来到了罗浮山;康熙三十七年(1698)当了冲虚观的住持;康熙四十四年,应惠州地方官的请求,做了祈雨的法事;因为法事灵验降了雨,他受邀做了惠州西湖玄妙观的住持;后来又去了三元宫,主持了三元宫的修建,在76岁时于三元宫坐化。而曾一贯作为“康熙末道士”,也来到了罗浮山,关于曾一贯来罗浮的事迹,陈伯陶重述了陈铭珪的叙述,在陈伯陶的叙述中,杜阳栋在先,曾一贯在后,有所谓“杜曾”的说法。⑤依照陈伯陶的叙述,杜阳栋早于曾一贯16年来到罗浮,杜阳栋祈雨法事(康熙四十四年)也比曾一贯的祈雨法事(康熙五十五年)早11年,而且,也不是陈铭珪所说的“全真之居罗浮,实自山山始”,而应当是从杜阳栋开始了,陈伯陶正是如此断定的:

  道之始,始于杜阳栋、曾一贯,龙门派也。其支分为惠州之玄妙观,会城之三元宫、应元宫、五仙观,番禺之纯阳观,其余庵院分衍不可胜数,要皆以华首、冲虚为归,此明以来神仙释道之大略也。⑥

  可能是由于陈铭珪的《长春道教源流》和《浮山志》、康熙年间宋广业《罗浮山志汇编》,以及吴骞《惠阳山水纪胜》皆不言杜阳栋住持冲虚观事,加上依照全真龙门的派字“一阳来复本,合教永圆明”,杜阳栋低曾一贯一辈,广东、广州现代方志皆言杜阳栋是曾一贯的徒弟。⑦这个说法并不十分有效。我们知道,全真龙门派自王常月始,的确有一个派字的辈分,但由于传代律师有快慢,这个辈分派字到后来只是一个参照物而已,未必辈分在前的就一定属师、在后的一定属徒。再说,没有任何资料可以支持杜阳栋为曾一贯徒弟的说法。⑧陈铭珪只言曾一贯,不言杜阳栋,或许与他没看到杜阳栋的材料有关⑨,或许与维护罗浮曾一贯一系的正宗地位有关。然而,陈伯陶勇于改写其父所述历史,应当是看到这段史实之后而为之。

  此外,民国三十三年(1944)三元宫住持、龙门正宗二十三、二十四代周宗朗、何诚端所立《广东省广州市粤秀山三元宫历史大略记》记述道:

  迨至明季清初,本宫开山始祖、龙门正宗十二世玄嗣杜公(讳阳栋,字镇陵,山东莱州府潍县人也)、广东巡抚李棲凤、平南王尚可喜、总镇金弘振等来宰是都,所见宫内尘俗之辈,并无羽流,有失名胜实际,用钱遣去。天旱祷雨,在罗浮山聘到杜公,登坛果应甘雨,因而任为本宫住持。至于重修之事,历代皆有。顺治十三年,李棲凤捐俸重修三元殿并钟鼓两楼,尚可喜捐铸大钟;康熙三十九年,金弘振捐俸发起,杜阳栋督工重修,开为道观丛林,板梆传餮,十方云游道侣,藉为留丹栖息之所;雍正三年,住持韩复兆、梁复竖碑纪事;乾隆五十四年,总督嘉勇公福捐俸发起,住持郁教宁、黎永受、杨圆炯师徒,相继募化督工,至乾隆六十年完竣,从此规模宏敞,庙貌壮观;道光十七年,云南储粮道邓士宪发起,住持黄明治募化督工重修;咸丰六年,因兵事破坏,同治八年,两广总督瑞麟捐俸发起,住持黄宗性募化重修,由肇庆运来青牛迹古石,设置于吕祖殿前阶下;光绪二十八年,住持梁宗琪募化重修。光绪二十九年,梁宗琪将本宫田产实业六百二十三亩,尽数拨出,兴办时敏中学校,培育人材,钦奉敕赐“葆光励学”四字匾额,恭悬殿前。光绪三十三年,又奉敕赐“护国佑民”四字匾额,恭悬头门。从此本宫道侣四十余人,给养之资,别无挹注,只靠香火醮务以度生活,所赖神灵运化,免受饥寒。民国八年,住持张宗润重修一次。至二十七年,世界翻新,三元、太上、鲍姑、吕祖、灵官各殿,并头门、钵堂、客堂、斋堂尚属坚固,其余后座斗姥、文昌、北帝、钟离、武侯、天后各殿,一连六座,以及东西包台房屋多间,风雨飘摇,管理不到,匪人乘机盗拆,墙垣崩颓。民国三十二年,住持周宗朗、何诚端发起,在宫募化,护法欧阳霖等极力赞助,谨于是年癸未三月二十一日辰时,卜吉重修,后山修复玉皇宝殿,东隅修复祖堂、禄位堂,春秋两祭,并在堂前右廊将唐吴道子“观音像”真迹勘于壁间,以志景仰。至于五老洞遗迹及后山余地,恢复经堂,修设花园,乃郝诚伯募化督工。又西隅虬龙井旧址,张信纲备资修葺虬龙古屋一间,纪鲍姑在此得道之仙迹。建设藏经阁,搜集古代圣贤著作之书,保存国粹而已。⑩

作者简介

姓名:李大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