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道教研究
与时迁移 应物变化 ——对道教中国化的认识和思考
2018年09月21日 15:45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黄新华 字号
所属学科:宗教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为中国的本土宗教,正确认识道教中国化问题,从而发挥道教优良传统,与时迁移,应物变化,根据新时代的要求,对教理教义、神仙谱系、宗教实践、戒律制度等作出符合时代要求的诠释,是道教面向未来的必由之路。

  正确认识道教中国化

  对宗教中国化的认识,首先需要区分中国化与本土化的区别。宗教的本土化是一种外来宗教在输入地的传播过程中,变革自己的教义教规或传教方式,以适应输入地文化和社会的需要,从而在输入地土壤中得以立足与发展。宗教的本土化侧重在不同地域环境、不同文化传统发展起来的宗教在输入地所发生的属地性改良。本土化地域指向性十分明显,它更加注重文化迁移过程中对输入地地域要素的强调,是外来文化发生在输入地地域上的客从现象,显见一种主导客从的关联。与宗教本土化不同,宗教中国化不仅包含宗教的本土化,即外来宗教更好的适应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基本国情,还包括对于当前中国发展的实际以及未来发展需要的适应和发挥积极作用,即宗教对于我国社会主义国家国情的适应,并在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与本土化相比,中国化的主旨要义是在突破疆域文化差异的基础上加强我国制度性宗教与国情历史的深入融合,特别是在爱国主义旗帜下,增进宗教界和信教群众对国家、民族、文化的高度认同,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契合坚持中国化方向,宗教就必须在政治上自觉认同、在文化上自觉融合、在社会上自觉适应,与社会发展同步,与时代进步同频,成为社会建设的和谐因素和国家建设的积极力量的总要求。因此,作为本土宗教,道教的中国化虽然可以免去与本土文化的融摄环节,但同样需要关注政治认同和社会适应两个层面。

  在政治认同层面,道教必须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走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一个健康发展的中国宗教必须是一个有鲜明的政治立场和辨别是非能力的宗教。道教中国化必须始终坚持与党同心同向同行,自觉服务于党的大政方针,听党的话,跟党走。

  在社会适应层面,道教必须与现代化相适应。当前我们国家正在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努力,符合现代性精神、促进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发展实际上已构成了“中国化”的逻辑目标。中国化包含于现代化之中,是否符合现代性精神、是否有利于促进中国现代化,是判断“中国化”的重要指标。需要注意的是,宗教中国化虽然重视对传统文化的吸收和弘扬,但所有的文化弘扬最终的指向都是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道教中国化是要吸收利用传统文化的精华,服务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利用道教丰富的文化资源,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发挥更大的积极作用。

  道教中国化的优良传统

  宗教中国化是党和国家根据马克思主义宗教观而提出的一个当代命题,即把宗教放到世俗国家的角度,从而提出处理各类宗教关系的方向,其目标指向是要求中国的各大宗教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社会、文化等方面相适应。这种适应的标准是宗教是否有利于国家的发展,有利于人民的生活幸福。

  道教从产生之初就具有“与时迁移,应物变化”的变革特征。道从开始就是博采百家之长而生的,在其发展历程中,每一次的发展都离不开对当时时代、社会变化的回应。南北朝时期道教的快速发展离不开葛洪、寇谦之、陶弘景等根据时代要求对道教作出的变革。寇谦之“清整道教”,坚决反对利用天师道犯上作乱,加强戒律,整顿组织,用忠孝等思想作为道士的行为准则,以“辅佐北方泰平真君”,应和了连年战乱时代背景下人民对和平与统一政权的期盼,符合广大人民的切身利益,也有利于国家的长治久安。也因此,道教得到北魏朝廷的承认,从民间进入殿堂,进而“道业大行”。

  因应时代变化而变化是宗教发展的必然规律。道教的历史表明,道教的发展离不开根据时代发展的需要,在教理教义、组织建设等方面作出变革。当前道教中国化,既是时代发展对道教提出的要求,也是道教不断变革自身的使命必然。

  道教中国化的现实途径

  道教的中国化就是适应这一新时代,在经典和教义的现代诠释,神仙谱系的现代构建,信仰实践的现代改良,制度戒律的探索创新等方面,同我国国情、社会制度、时代要求、主流文化进行深层次的对接,为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作出贡献。

  在经典和教义的现代诠释方面,应全面整理研究道教经典,深入探寻道教核心教义,深刻体认中华传统文化精髓,广泛了解世界文化思潮,与时迁移,应物变化,深入挖掘道教思想中足以回应现代中国和现代世界精神诉求与文化诉求的思想内涵,并以时代语汇对其进行生动诠释。必须指出的是,对道教经典的现代诠释,不应仅仅是将道教文本中的一些思想、概念、方法和行为等抽象出来,与现代社会或西方世界的一些语词、概念及社会行为进行比较,从中寻觅出某种“优势”性或“现代性”的东西;也不是停留于书斋和文本上,“自说自话”,认为道教在某些方面“早就怎样”“早有认识”,自我陶醉。而是要针对中国发展实际以及世界文化发展的要求,对化解人类根本性困惑和现代性危机的思想进行系统地阐述与经验分享。

  在神仙谱系的现代构建方面,随着社会生产方式的转变,道教的许多行业神,比如,信仰农业生产的谷神、稻母等神灵的信众队伍在不断老化、减少。与之相反,财神、文昌、太岁等信仰愈来愈受到信众的欢迎,面对这种原本信众基础广泛的神灵逐渐边缘化,原来不为人知的神灵日益为信众所追捧的信仰格局,就要求道教在中国化过程中,对现有神仙谱系重新梳理,即围绕“道”的信仰,根据道教的义理思想,针对变化后的信仰需求,对神仙谱系作出系统梳理。其中,需要注意将神仙信仰的教化功能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结合。比如,在财神信仰中凸显勤劳致富、诚信经营、公平竞争、公正交易、买卖合宜等伦理价值。像道教善书在明清时期对于社会伦理价值所发挥的作用一样,将财神信仰从解决民众求财的普遍心理需求,提升到化解现代社会道德危机的高度。

  在信仰实践的现代改良方面。宗教中国化是党的群众观和群众路线在宗教工作中的体现,其目的即在于团结好信教群众,汇聚中国力量,共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发挥积极作用。道教的生存和发展也是以群众信奉为前提的,信教群众是道教的主体,也是道教传播的载体,因此在推进道教中国化的过程中,应尊重群众的信仰需求,根据信教群众变化了的生活方式和信仰需求,对道教的宗教信仰实践进行改良,去除或调整同现代生活不适应的宗教仪式和习俗。当前道教信众的生产生活发生转变,进入宫观进行宗教活动的时间由原来依农事而定转化为依节假日而定,因此道教的宗教活动安排就必须有选择的发生改变。此外,宗教在社会中的生存乃至发展的基础,在于它与信众的互动。道教的宗教信仰实践与信众的互动历来是道教的发展优势,面对新的社会经济背景下信众变化的生产生活习惯,道教只有对自身的仪式、仪轨等信仰实践进行改革,创新符合时代需求的仪式、仪轨和道教活动,方能更好地融入现代社会。

  在戒律制度的探索创新方面,道教中国化离不开对中国的法律制度和政策法规的遵循和适应。因此,道教的清规戒律、组织制度等都必须遵循我国的宗教政策和法律法规。这当中就要处理好维持道教清修和参与社会运作,保持道教纯洁性和适应现代社会的开放性之间的关系,即既要保持继承道教传统的清规戒律,遵循固有的组织制度,又要主动适应现代法治社会的要求。在制度方面,要加强道教的团体建设,发挥团体的桥梁纽带作用;在保持宗教神圣性的同时,按照现代管理的原则加强宫观的管理;按照现代人力资源管理的需要,建立培养和使用人才的机制。在清规戒律方面,按照当代社会实际和当前我国的法律法规的要求梳理清规戒律,去除不符合当前时代发展实际的清规戒律。如《老君说一百八十戒》中,“不得自举己物以为好”“不得为人保任券契、买卖田宅”的戒律要求,显然与当今市场经济“酒香也怕巷子深”的规律和中介经纪的实际需要不符;“不得与寡妇亲爱”“不得与女人同行”“凡男女不得共坐食饮、交手授”“不得带女人入山,皆应别歧异室”等戒律与当今男女平等、自由恋爱的社会实际不符,这些都需要我们进行重新梳理和变革。

  (作者系江苏省苏州市道教协会秘书长)

作者简介

姓名:黄新华 工作单位:江苏省苏州市道教协会

职务:秘书长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