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佛教研究
灵峰派定位问题再思考
2016年11月29日 09:20 来源:《法音》 作者:赵俊勇 字号

内容摘要:赵俊勇:明末佛教派别灵峰派定位问题再思考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灵峰派是明末蕅益大师创立的一个佛教派别。灵峰派究竟属于哪一宗?现在学界对此并没有形成定论。灵峰派的宗派定位问题,其实就是蕅益大师的思想定位问题。关于蕅益大师的思想定位,目前学术界有四种观点,一是天台说,二是净土说,三是禅宗说,四是融合说。

  天台说。蕅益大师私淑天台,其著作中多引用天台宗之五重玄义、四悉檀、化仪化法四教、一心三观等概念术语,乍读其文,如天台学之翻版,所以许多学者将蕅益视为天台宗人物。数位日本学者持此观点,如日本镰田茂雄的《简明中国佛教史》中说:“就宗派说,(智旭)属于天台宗,但同时精通华严、法相两宗。他认为禅是佛心,教是佛语,律是佛行,本着三学一致的宗旨,主张诸宗融合。”[1]日本的道瑞良秀亦持此看法,且认为智旭继承了四明知礼的学说[2]。中村元等著的《中国佛教发展史》中,亦视智旭以天台为宗[3]。台湾慧岳法师之《天台教学史》中将蕅益智旭列为天台宗第三十一代传人[4], 而他所依据的则是《望月佛教大辞典》中“诸宗派系谱”条目中有关天台宗的内容。[5]

  净土说。如《佛光大辞典》之“灵峰派”条目,就认为灵峰派是“清代净土宗之一派”[6] 。蕅益大师的思想是禅、教、律三学摄归一念,以念佛总摄释迦一代时教,由于他对净土宗的贡献,被后人推为净土宗第九祖。这些都成为视灵峰派为净土宗之一派的原因。

  禅宗说。持此说的代表人物是台湾的圣严法师。他的《明末中国佛教之研究》是研究蕅益大师的专著。书中认为蕅益大师是“以《楞严经》为中心的澈始澈终的禅者”[7]。圣严法师之所以持此观点,主要理由是[8]:智旭依禅师雪岭剃度出家;依《楞严经》参禅悟道[9]; 最尊敬的永明延寿、紫柏真可都是禅宗人物[10]; 以禅者身份而研读律藏;禅型式的净土信仰[11]; 智旭的禅与净土思想之根据,皆来自《楞严经》。而且认为“不论从私淑天台学以前或以后来衡量,(智旭)都是以一位禅者的立场,是了无变异的”[12],并将智旭的禅归入如来禅。[13]

  融合说。也有学者并不将蕅益大师明确的归入某一宗派,认为其具有多宗派融合的特点。如日本学者野上俊静等著的《中国佛教史概说》中以为:“他是发足于天台,又宗于净土,并提倡禅教律之融会实践的新佛教者,他也正是代表了明代佛教之归结的人物。” [14]日本宇井伯寿《中国佛教史》中说:“智旭……研究天台、法相和念佛,不限于一宗。”[15] 李世杰在《蕅益大师的天台教学》一文中说:“智旭的佛教观是三学一元论。三学是禅(达磨禅)、教(天台法门)、律(南山律)之三种。禅是明佛心,教是示佛语,律是现佛行,三学密接不可离,故为一元。” [16]台湾学者陈英善在《蕅益智旭思想的特质及其定位问题》一文中则认为:“以教或禅者来定位智旭,皆有其不足之处,乃至以某经或某论来界定智旭思想,亦存在着问题。若吾人从智旭的思想特质来切入……呈现出智旭思想之所在,不在于教不在于禅,亦不离教不离禅。”[17]

  四种说法各有道理,哪一种更合理一些呢?要想给蕅益大师的思想定位,就要解决三个问题,一是蕅益大师的佛教思想是在怎样的背景下形成的?二是他认为怎样的佛教才是他心目中理想的佛教?三是通过怎样的途径才能实现他所向往的理想状态的佛教?

  首先,蕅益大师佛教思想的形成离不开时代背景和他自身的经历。

  大师生活的年代为明末万历二十七年(1599)到永明王永历九年(1655)。这一时期,正值明亡清兴之时,社会动荡,战乱不断,饥荒连年,生灵涂炭。鬻牒制度及流亡人口的增加,使佛门鱼龙混杂,丛林规范无存,妄说狂禅大兴,佛教一片衰败之象。《慨古录》中记载了当时僧团的混乱现象:“古之考试为僧,尚不能免其一二漏网,今之概无凭据,则漫不可究。故或为打劫事露而为僧者,或牢狱脱逃而为僧者,或悖逆父母而为僧者,或妻子斗气而为僧者,或负债无还而为僧者,或衣食所窘而为僧者。或妻为僧而夫戴发者,或夫为僧而妻戴发者,谓之双修;或夫妻皆削发而共住庵庙,称为住持者;或男女路遇而同住者;以至奸盗诈伪,技艺百工,皆有僧在焉。如此之辈,既不经于学问,则礼义廉耻,皆不之顾,惟于人前,装假善知识,说大妄语。”[18] 僧团如此混乱,佛教思想的蜕化已是必然。加之自嘉靖四十五年(1566)开始禁开戒坛,更使僧人队伍混滥不堪。《慨古录》中记载:“自嘉靖间迄今五十年,不开戒坛。而禅家者流,无可凭据,散漫四方。致使玉石同焚,金鍮莫辨。” [19]戒律不兴,佛教的根基被动摇。佛门的颓弊使蕅益大师痛心疾首,他“每每中夜痛哭流涕”[20],乃至于失声痛骂“法师是乌龟,善知识是忘八”[21]。论及佛法颓相,蕅益大师在《灵峰宗论》中说:“佛法之衰也,名利熏心,簧鼓为事,求一真操实履者,殆不可得。有能持戒精进,读诵大乘,不驰世务,纵道眼未开,亦三世诸佛所叹许也。况了必藉缘,非持戒读诵,何处得有道眼。今讲家多忽律行,禅门并废教典,门庭愈高,邪见益甚。”[22] “今也不然,持律者不惟禅教茫然,扣以三千八万,亦茫然也。演教者,不惟禅律缺然,责以依教观心,亦缺然也。参禅者,不惟教律未通未备,核以无实法之纲宗,仍作实法死法会也。” [23]讲家忽律行,禅门废教典,持律者禅教茫然,禅教分离,教律互隔,门庭愈高,邪见益盛,佛门之风,弊坏已极。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蕅益大师以复兴佛教为己任,开始为中国的佛教寻找出路。他给出的方案就是:禅教律必须融合相济,最终归极净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晓丹)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