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佛教研究
身体、疾病与治疗:以中古《维摩经·问疾品》疏为例
2016年12月15日 10:56 来源:《河北学刊》 作者:龚隽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本文以中国中古时期有关《维摩经·问疾品》疏为案例,阐述了不同法流的《维摩经》学者对于身体、疾病及治疗等议题的思想。具体而言,本文分别以色、法二身论、众生与菩萨两类病因及不同疗愈的观念为中心,从解经学与思想史的角度,探究了中古《维摩经》学者的不同论述。《维摩经·问疾品》提出众生与菩萨的疾病是完全不同的类型,于是主要从众生与菩萨两类不同的疾病与病因来展开教义。《问疾品》把疾病分为两类,而在治疗的方式方面也加以区别对待,经文论及对疾病所作的治疗就分为“慰谕”与“调伏”两类。《维摩经》及其注疏所展现的疾病与治疗观念,正是从宗教觉悟的意义上来论述疾病的缘起与治疗的。

关键词:疾病;菩萨;治疗;观念;问疾品;佛教;论述;医学;解释;病因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本文以中国中古时期有关《维摩经·问疾品》疏为案例,阐述了不同法流的《维摩经》学者对于身体、疾病及治疗等议题的思想。具体而言,本文分别以色、法二身论、众生与菩萨两类病因及不同疗愈的观念为中心,从解经学与思想史的角度,探究了中古《维摩经》学者的不同论述。

  关 键 词:《维摩经》/问疾品/僧肇/吉藏/窥基  

  基金项目:本文获得2013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经典解释与佛教中国化研究》(13BZJ015)、《中国佛教解经学专题研究》(13AZD031)的支持。

  作者简介:龚隽(1964- ),男,江西省南昌市人,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佛教思想史研究。

 

  有关《维摩经》及其经疏思想的研究,向来都把重心放在入不二法门、心净国土及方便和不思议解脱等具有典型意味的佛学范畴上,而于该经中有关身体、疾病与治疗等观念则少有问津与涉及。实际上,从《维摩经》的整体构架来看,“问疾品”可以说是全经的关要,所谓“以生问疾之端,建微言之始”[1](P179),整部经典思想的开展都是从问疾而衍生出来的。吉藏说《维摩经》“观此身疾,以兴教门”[2](P931),又言“此经所兴,正起于疾。疾是方便,方便由实,故以二智为宗”[3](P875)。问疾虽然是就身体的疾病而言,而治疗则更多就心灵与精神的高度,从修心的方面来开展大乘思想的法义。

  疾病及治疗最初都与身体的观念有关,所以《维摩经》说“维摩诘因以身疾,广为说法”[4](P539),天台的解释已非常清楚地表明了这一关联,“种种病苦从身而起,当知身是灾祸处。百一病恼者,一大不调,百一病动;四大不调,四百四病因身而发,是诸病苦皆恼于身”[5](P606)。可见,在《维摩经》的教义展开中,身体与疾病成为一项重要的议题,不可轻视。

  根据历代经录所载,《维摩经》的汉译从东汉灵帝到唐高宗近五百年间,前后共有七译,而实际保存下来的只有三个译本,即三国东吴支谦所译《佛说维摩诘经》(凡二卷十四品)①,姚秦鸠摩罗什所译《维摩诘所说经》(凡三卷十四品),唐玄奘所译《说无垢称经》(凡六卷十四品)。该经一出即在中国佛教思想史上发生了重大影响,以至于讲解注疏不绝如缕。特别是从六朝到隋唐时期,中国佛教思想的各大系统均围绕着《维摩经》开展了讲学与注疏活动。从关河旧疏(以僧肇等关中学者为中心),地、摄论师,一直到天台、三论、唯识诸宗对《维摩经》的讲说与注解来看,各家师说精彩纷呈,形成了中古维摩经学的一段高峰。

  各家的《维摩经》疏都开展了丰富的思想论说,而本文只就其“问疾品”疏为案例,来探究中古维摩经学关于身体、疾病及治疗等议题的思想。作为早期大乘佛教经典,《维摩经》有关身体的观念强调了众生身与佛身、色身与法身相对置这样的二元性论述结构。这种关于色身与法身的二分观念与《般若经》及后来中观学派的佛身论思想非常相近。如Paul Harrison发现,大乘三身说是到了瑜伽行派才提出来的,而《般若经》特别是《八千颂般若经》则发表了佛身体观的色、法二身说,并特别强调色、法二身在属性方面的对置。《般若经》同时也提倡结合空性的哲学思想来论究身体观念,即使对于法身,也主张用空性的意义去理解[6](P176—179)。拉莫特提出,《维摩经》是在“原始般若经”之后才出现,而很可能深受《八千颂般若经》之影响[7](P136)。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