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佛教研究
沈卫荣:论《大乘要道密集》的成书
2017年10月09日 09:49 来源:《中国藏学》 作者:沈卫荣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大乘要道密集》/藏传密教文献/萨迦派/莎南屹啰

作者简介:

  On The Compilation of Dasheng Yaodao Miji

  作 者:沈卫荣

  作者简介:沈卫荣,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中国藏学》学术委员。北京 100084

  原发信息:《中国藏学》(京)2016年第20163期

  内容提要:学界近年来对《大乘要道密集》的关注和研究都在不断加深,但对其成书和流传仍所知甚少。作者通过对《大乘要道密集》的著译者、文本内容及传承的细致分析,将其与黑水城出土的西夏文佛教文献、中国国家图书馆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藏品相比对,发现《大乘要道密集》集中了西夏、元、明三个不同时代翻译的藏传密教文献,其主要内容是一部萨迦派道果修法的仪轨集成,也包括一些其他的仪轨,并提出在《大乘要道密集》中多次出现的莎南屹啰或应为一位明代译师。

  关 键 词:《大乘要道密集》/藏传密教文献/萨迦派/莎南屹啰

 

  近年来,对《大乘要道密集》的研究正在不断深入,但至今我们对《大乘要道密集》的来历依然所知甚少,在我们今天所能见到的最早的版本,也就是1930年在北京刻印的版本中有跋如下:

  佛历二千九百五十七年庚午,同人等得蒙宝珍金刚上师于燕京极乐庵传授大威德金刚灌顶法已,讲起分次第,接传正分,忽见某居士所藏此大乘要道密集抄本四卷,所集皆无上瑜伽要义,乃元初发思巴帝师等传述译集,共十册。清乾隆二十五年,由热河行宫发出,改订四卷。自元迄今五百余年,历藏内府,为最珍贵秘本。兹于讲法期间,同时发现其密乘大兴之先兆耶。同人等踊跃之余,爰秉承师命,捐资付印,以流通未来。计用资贰佰叁拾余元,共印伍拾部,均由师付能阅是经者。印成特志其因缘如此。

  从中我们得到如下信息:一、这部4卷本的《大乘要道密集》是于1930年刻印的,其底本为燕京“某居士所藏”,据称乃清乾隆二十五年,即1760年从清夏宫热河行宫中流传出来的,故原当为清宫廷之秘藏。二、这部《大乘要道密集》由“抄本四卷”组成,原本“乃发思巴帝师等传述译集,共十册”,从热河行宫发出时才改定成4卷的。三、《大乘要道密集》“所集皆无上瑜伽要义”,乃元以来500余年宫廷内府所藏的“最珍贵秘本。”至于它到底于何时成书、经谁之手编集成书、《大乘要道密集》之书名是谁所冠等等,则均无进一步的说明。

  大概是由于上引跋中提到《大乘要道密集》“乃发思巴帝师等传述译集”,故后世多习惯于认为它就是元代帝师八思巴所传译的。《大乘要道密集》最终能为较广大的读者所知乃通过1962年台湾自由出版社出版的现代影印本,而在这个本子的封面上它就被直接指称为“元发思巴上师辑著”。其编印者萧天石先生说,藏密“又在元朝有忽必烈大帝之圣师发思巴传入中国,撮取大乘奥秘修法,广为宏化;其所选辑著录、用为传法教本之《大乘要道密集》一书,历明、清两代以迄于今,均被尊为密宗圣典”。然“此希世圣典,则自元以来,仍被私家庋藏者,视同天书,守为至宝,不肯轻易示人!不但学人寻求不得,即学密乘已有根柢者,亦百难一见。罔言予人参究也。”①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