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佛教研究
王飞朋:《药师经》真伪问题新论
2017年10月30日 13:51 来源:《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王飞朋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药师经》/《灌顶拔除过罪生死得度经》/《大灌顶经》/伪经/中印文化交流

作者简介:

  A New Understanding on the Authenticity of Bhaisajyaguru Sutra

  作 者:王飞朋

  作者简介:王飞朋,四川大学图书馆馆员。成都 610064

  原发信息:《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成都)2017年第20171期 第20-30页

  内容提要:《药师经》宣传东方药师如来信仰,在中土流传很广。由于其第一译来源不明,僧祐认为该经是“依经抄撰”的伪经。但在费长房、慧矩对勘梵本之后,尤其是后三译出现后,佛经目录学家均倾向于认为《药师经》为翻译佛经。现代的佛教研究者因该经中有一些中国文化因素而认为其是中土所撰之伪经,并认为后三译是《药师经》梵本回流中土后翻译而成的。这种说法固然很有新意,但忽视了佛教“抄经”与“伪经”的区别,也对当时的中印文化交流状况认识不足。其实,《药师经》有着一系列的佛经渊源,汉译《药师经》也有着梵本依据,其中的异常处均能得到很好地解释。因此,目前尚不能认定《药师经》为中土所撰之伪经。

  Bhaisajyaguru Sutra is very popular in China.However,it is considered by some scholars a forgery because of the obscure origin of its first Chinese translation.After comparing it with the Sankrit scriptures by Fei Changfang and Hui Ju,and especially after the appearance of another three Chinese translations,Buddhist bibliographer are inclined to believe that Bhaisajyaguru Sutra is a translated work.But modern Buddhism researchers believe Bhaisajyaguru Sutra must have been created by Chinese monks as it contains some elements of Chinese culture; at last,they think the appearance of the later three translations is "backflow culture" phenomenon.This statement seems fresh and convincing,but it fails to explain some problems.In fact,Bhaisajyaguru Sutra has a number of Buddhist sources,and the Chinese translation of Bhaisajyaguru Sutra has corresponding Sanskrit edition,from which some textual problems can be clarified.So,for the moment,we cannot decide that Bhaisajyaguru Sutra is a forgery created by Chinese.

  关 键 词:《药师经》/《灌顶拔除过罪生死得度经》/《大灌顶经》/伪经/中印文化交流  Bhaisajyaguru Sutra/guan ding ba chu guo zui de du sheng si jing/da guan ding jing/a forgery sutra/cultural communic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India

 

  《药师经》①是中国佛教史上具有重要影响的一部佛典。其宣扬供养药师如来可以免除九横、增算延寿、福德无量,对庶民具有强烈的吸引力。自南北朝以来,药师信仰就一直兴盛不衰,在中国民间信仰史上有着重要地位。佛教信徒除了抄写《药师经》、造药师如来像以祈福外,还举办药师斋会,利用《药师经》进行忏悔。②南朝陈文帝写有《药师经忏文》,说明《药师经》在当时已经流传至社会上层。隋唐时期,药师信仰更为流行,义净翻译《药师经》时,唐中宗亲为笔受。据不完全统计,敦煌遗书中《药师经》写卷多达六百余号,属于数量最多的几部佛经之一,敦煌藏经洞中药师经变画也蔚为大观。明代中期以后,民间出现了多种版本的药师忏法。而且,该经之影响还不止于汉地,六卷本《佛说消灾延寿药师灌顶章句仪》是明代以来云南阿咤力僧常用科仪。

  《药师经》本身义理内容十分浅显,具有浓厚的人天教性质,但千余年来,一直流行不衰,显示了其殊胜之处。只是,关于该经之真伪却自南北朝时期便存在着争议。《药师经》初译本——《灌顶拔除过罪生死得度经》的翻译时间、地点、译主等均不明朗,且与《大灌顶经》之关系扑朔迷离,致使后世佛教目录对该经的记载歧异较大。僧祐在撰写《出三藏记集》时没有看到该经原本,只看到了慧简的抄撰本,便把其归入疑伪经录。隋费长房在比勘梵本《药师经》后,认为《药师经》是真经。之后,隋达摩笈多、唐玄奘及义净又三次翻译《药师经》,这三次翻译的时间、地点均很清楚。因此,后世佛经目录虽对《灌顶拔除过罪生死得度经》的译者与性质的认识存在分歧,但均把《药师经》看作真经。

  二十世纪以来,日本佛教学者对这部经又重新起疑,不少人因其内容上羼杂一些看似道教的元素,便重新回到僧祐的观点,认为《药师经》是在中国伪造的经典,如日本学者望月信亨、长部和雄、阿纯章③等。其后,这样的认识为不少佛教学者认同,如台湾林福土④及美国Michel Strickmann(司马虚)⑤等。在佛学研究者中,似乎只有印顺法师意见相左,他在《读〈大藏经〉杂记》中指出《大灌顶经》“是晋人编集的,也有印度传来的内容”,“第十二卷是《药师经》的古译”,⑥即认为《灌顶拔除过罪生死得度经》是《药师经》的第一译,《大灌顶经》是中土在翻译佛经的基础上编集的,但印顺法师并没有具体说明如此判断的原因。

  中国大陆学者对此经的真伪一直未作细致的考索。近年来,伍小劼先生致力于《药师经》真伪问题之研究,其博士论文《〈大灌顶经〉研究——以〈灌顶拔除过罪生死得度经〉为中心》探颐索隐,深入考察了《大灌顶经》中各经经文、咒文的来源及其中的“中国”因素,是主张《药师经》为伪经的集大成之作。⑦其导师方广錩先生在季羡林先生文化回流说的基础上,加入新的例证以支持其弟子的研究结论,⑧认为《药师经》为中土所撰,后传入印度,翻译为梵文,再倒流回中国。这种说法虽有新意,开人耳目,但也面临着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并且忽略了《药师经》初译本与后三译本之间的相异之处(详见下文),逻辑论证也并不严密。之后,为《药师经》翻案的有杨维中教授《〈药师经〉翻译新考》⑨一文,但杨文仅从佛经目录、梵本存否等方面立论,不够深入,缺乏较强的说服力。因此,关于此经的真伪问题还有进一步探讨的必要。笔者拟在充分吸收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结合一些新的发现,对《药师经》的真伪问题加以辨析。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