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佛教研究
佛教"共相"与“殊相”的全面展示 ——《世界佛教通史》书评
2018年03月13日 09:55 来源:《世界宗教文化》 作者:刘成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佛教的产生、发展与传播,具有鲜明的地域性、民族性特点。这是佛教的特殊性表现或“殊相”。除此之外,佛教还有佛教之为佛教的本质性规定,也就是佛教的普遍性内涵。这是佛教的“共相”。“共相”与“殊相”,是西方哲学中的术语,中国古代哲学中通常用“一”与“多”来表示。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产生以后,汉语翻译中则通常用“普遍性”与“特殊性”来概括。

  【作  者】刘成有

  【作者单位】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

  【期  刊】《世界宗教文化》 2016年第5期

  【关 键 词】佛教 共相 “一”与“多” 马克思主义哲学 书评 通史 世界 中国古代哲学

 

  佛教的产生、发展与传播,具有鲜明的地域性、民族性特点。这是佛教的特殊性表现或“殊相”。除此之外,佛教还有佛教之为佛教的本质性规定,也就是佛教的普遍性内涵。这是佛教的“共相”。“共相” 与“殊相”,是西方哲学中的术语, 中国古代哲学中通常用“一” 与“多”来表示。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产生以后,汉语翻译中则通常用“普遍性”与“特殊性”来概括。“普遍性寓于特殊性之中,特殊性通过普遍性表现出来”,这个贯通古今中外的哲学观察,应该是对世界万事万物本质与现象关系的深刻揭示。就此而言,发源于印度而繁盛在东亚、东南亚的佛教,充分表现出了丰富多彩的佛教文化形态及其内在的本质统一性,也就是“殊相” 与“共相” 的关系问题。但佛教的“殊相”纷繁复杂,不仅佛教发展的历史悠久,传播区域广泛,涉及的文献语言异常众多,而且佛教自身的开放性也催生出历代高僧大德因事因地因人而持续不断地思想创新。佛教独有的《大藏经》经典系统,其他任何一种宗教都难以望其项背。但佛教研究者的精力是有限的,治一时一地一经的佛教或许不难,但要完成一部“世界佛教通史”,绝非易事!这或许就是国内外佛学界一直没有出现一部“世界佛教通史” 的原因所在。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魏道儒先生主编的十四卷十五册《世界佛教通史》(以下简称《通史》)800余万言,真切地填补了这项学术空白。这部皇皇巨著,充分展示了世界佛教文明的多样性表达及其深刻的本质内涵,在当代佛教研究中树立了一座丰碑。

  一、全面展示世界佛教“本土化”的最新成果

  作为三大世界性宗教之一的佛教,主要流传于南亚、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在整个“世界佛教”的版图中,既有印度的“原生型佛教”,也有大量由印度传人的“输入型佛教”。一般认为,由印度输入的佛教,总会面临“本土化” 的问题,总是要与被输入地区的文化密切结合,进而才能被当地的人民接受、信仰。这样的“本土化”表现,在佛教传播史上不胜枚举,极大地丰富了佛教文化的历史。佛教思想在面向不同信教群众的时候,总要结合不同信教群众的文化基础、思维习惯等,通过不同的文学、艺术形式的表达而被接受。这样的佛教信仰者,自然存在于不同的地域、民族与不同的时代之中。在有些时候,同样的思想甚至会出现截然相反的表达形式。比如,象征智慧的文殊菩萨,在汉地的塑像多是手举宝剑或手捧经卷,在藏地的塑像则多为怒目圆睁的金刚愤怒像。诸如此类的表现形式,《通史》中都有比较详尽的展示。

  (一)全面展示了佛教存在的地域性差异

  佛教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从恒河中下游传到犍陀罗地区,并进而沿着丝绸之路传人中国的新疆、内地乃至朝鲜半岛、日本列岛、东南亚的越南等地,传到了中国藏族、蒙古族生活的地区,也从南亚次大陆传到斯里兰卡、进而传到东南亚地区。现在,佛教在欧美地区也十分活跃。无论是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佛教存在的区域十分广泛,各地的地理环境极为不同。在不同的地域,比如内陆海岛、山川河谷、农区牧区、都市乡村、热带温带等,不同区域的自然环境,都会对佛教的存在形态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

  印度佛教作为世界佛教的源头活水,《通史》的第一、二卷,集中分析了“佛教在印度的起源、发展、兴盛、衰亡乃至近现代复兴的全过程”(总序,第6页)。在印度,佛陀圆寂百年之后出现的佛教分裂,就与佛教在不同地区的发展有关。商业经济的发达,导致恒河中下游吠舍离地区(东方)佛陀所定戒律,特别是金银戒持守的困难。吠舍离地区僧人变通金银戒律的结果,则招致了来自于商业经济不甚发达的恒河中上游摩偷罗地区(西方)僧人的抵制。“十事非法”与否的争论,直接影响到了后来佛教的发展态势。大众部、上座部的根本分裂,就此奠定基础。吠舍离地区的自然环境及其商业经济的发展之间,无疑存在着密切的联系;商业经济的发展则又进一步与持守佛教的戒律密切相关。(见《通史》第一卷; 第221— 226页)类似的佛教传播个案,《通史》均有较为清楚、详细的分析。

  结合佛教传播地区的自然环境,《通史》花费大量的篇幅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梳理。《通史》按照当代政治的国别概念,分别对中国、日本、朝鲜、越南、斯里兰卡、东南亚诸国以及欧美等国的佛教概况进行了分析。作为世界佛教主体部分的中国佛教,《通史》分列六卷(第三—八卷)共七册进行了分析。其中,汉传佛教四卷,藏传佛教为一卷两册,南传佛教独立成一卷。第九一十一卷分别叙述日本、朝鲜、越南的佛教通史。第十二卷集中阐述斯里兰卡和东南亚诸国的佛教。第十三卷对亚洲之外主要国家的佛教进行了全景式的描述。从这样的分卷分析可以看出,《通史》非常注意佛教传播与发展的地理环境、政治背景与文化基础。比如《通史》第三卷在分析佛教在中国南北朝时期的传播情况时,分三章3O余万字对南北朝时期中国南北方佛教的特质及其自然、社会、政治、文化等背景进行了详细的分析,令人信服地说明了“南文北质”——北方重禅修、南方重般若的文化依据。类似的分析,贯穿在整部《通史》之中。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分析涉及佛教文化传播的地理空间问题。尽管《通史》对这些问题没有花费更多的笔墨,但折射出作者们对佛教文化地理空间的一种认识自觉,为今后学术界的进一步研究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作者简介

姓名:刘成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