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国外马克思主义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拉美左翼政党失去政权原因及反思
2017年02月27日 13:46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作者:史小今 字号

内容摘要: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拉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腐败问题的产生和泛滥,除了与政治交换相关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执政之后尤其长期执政以来,缺乏党内监督和自我约束,滋生了官员腐败的环境。

关键词:执政;政治;拉美左翼;拉美国家;党派;巴西;基础设施;左翼政党;上台;大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世纪伊始,以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开启的左翼执掌政坛风暴以来,拉美左翼不断取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任拉美左翼领导人在执政期间,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视扶贫和解决社会不公问题,提高社会福利水平,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国家权威,同欧美国家保持距离,短期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创造了“拉美十年”。然而,由于拉美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等领域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根除,国内矛盾日益凸显,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突变,左翼政党在大选中纷纷下台。应该深入分析拉美左翼失去政权的原因,准确理解和判断拉美社会主义运动的现状和未来持续发展之道。

  关 键 词:拉美左翼/经济体制/政治生态

  作者简介:史小今,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一编室副主任,北京 100091

 

  进入新世纪后,拉美左翼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声浪中纷纷上台执政,如,1998年委内瑞拉乌戈·查韦斯大选获胜;2002年巴西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上台;2005年乌拉圭塔瓦雷·巴斯克斯上台执政,这一系列新政权的诞生,开启了拉美左翼执政的风暴,获得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党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取得明显成效。如经济方面,虽然大多数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更加重视解决社会不公问题,加强扶贫工作,因此得到了底层人民的广泛拥护,如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推行的“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都能够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服务,缩小了贫富差距,因此其个人的支持率常年居高不下。如巴西在卢拉当政的八年期间,经济增长迅猛,2011年,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甚至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①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得到了民众对执政党的支持,也使左翼政党得以在拉美国家长期执政。如左翼政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了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执政12年,在乌拉圭执政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②但是近一两年内,拉美政坛风云变幻,执政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接连被右翼政党击败。阿根廷的中右翼反对党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委内瑞拉的右翼反对党联盟在议会选举当中赢得了多数席位,虽然巴西左翼的劳工党在2015年年底的大选当中艰难获胜,但是巴西众参两院先后通过弹劾罗塞夫总统的议案,罗塞夫随即被停职。有观点认为,拉美政坛的“右转”是拉美左翼时代的终结。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拉美政权更迭的主因

  经济体制不健全是导致拉美国家社会不稳,政局动荡,政府更迭的主要原因。经济体制不健全会导致较高的经济波动频率,这种频率与国际大背景下的经济频率一旦同步的话,波动会更大,如果同步增长还能遮挡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一旦同步下跌,所有的问题都会浮现。拉美左翼政党执政的时期,正是在一个上升和下跌的经济周期里面。

  拉美是爆发金融危机最多的地区,例如,著名的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新兴市场首次危机——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1999年“桑巴效应”引发的巴西货币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金融危机③。这些国家经济危机的爆发客观上促成了拉美左翼政党的上台执政。然而,踌躇满志上台执政的政党普遍加强了对经济的干预。如阿根廷在2001年金融危机中,本国货币贬值了65%。2003年基什内尔上台执政后,政府严格控制了如水、电、天然气、汽油等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同时,为了控制物价,阿根廷政府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不惜公开对峙。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通货膨胀的态势,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带来了短期国内经济繁荣。

  但是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制定,大多仅仅只追求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其他非常重要的相关因素如稳定的就业率、本国制造业繁荣稳定发展和国际收支平衡等则被忽略。这就势必制造出经济泡沫,表面上经济形势可观,但是其背后隐藏的深层问题隐患又是下一次更严重的危机根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崇尚新自由主义,还是标榜新结构主义的政党上台后,都逃不过这样的怪圈,有时为了给经济打上“强心剂”,甚至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东亚佛教视野中的越南净土思想研究
2018年12月27日 14:50 来源:《世界宗教文化》 作者:何善蒙 [越南]阮氏添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净土思想在越南虽然从来没有像中国或者日本发展成一个独立的佛教派别,但它对越南佛教的历史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净土思想在当代越南不但在佛教内部有重要的位置,且成为一些新兴宗教派别的思想基础,对宗教信仰文化以及社会生活都产生很大的影响。本文主要立足于东亚佛教的视野,从越南当代宗教信仰文化生活的实际出发,来探讨净土思想在越南的影响及其特色。

  【作  者】何善蒙[1] [越南]阮氏添[1]

  【作者单位】[1]浙江大学哲学系

  【期  刊】《世界宗教文化》 2018年第5期

  【关 键 词】佛教 净土思想 越南 东亚

 

【全文阅读】东亚佛教视野中的越南净土思想研究.pdf

作者简介

姓名:何善蒙 [越南]阮氏添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