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艺术
C.S.路易斯之人生经历
2014年12月10日 10:32 来源:网络编选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C.S.路易斯(1898—1963)1898年2月生于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的一个有钱的清教徒律师之家,从小就喜欢躲在小阁楼上读书和幻想。他的母亲性格沉静、喜乐,父亲多愁善感、情绪起伏波动,父母性格的鲜明对比在路易斯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一颗不信任或者说不喜欢感情的种子”。尽管如此,在生命的最初几年,路易斯的生活还是非常幸福。慈爱的父母,善良、快乐、通情达理的保姆,年长三岁、从一开始就是自己同盟的哥哥沃伦,都被他列入早年生活蒙受的祝福之中。路易斯九岁时,母亲患癌症去世。这件事对他的一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自从母亲生病,父亲就因为焦虑变得更加喜怒无常,口出粗言、蛮横无理,“一切使家可以称之为家的东西都不复存在。”路易斯和哥哥开始与父亲隔绝,越来越相互依靠,从对方那里汲取使生活可以继续下去的力量。但9岁时母亲不幸去世,这一经历直接影响了他笔下魔法世界的诞生。随后他就被送往英格兰一所严格的寄宿学校,从此逐渐远离了父亲。

关键词:

作者简介:

  C.S.路易斯(C.S.Lewis,1898—1963)1898年2月生于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的一个有钱的清教徒律师之家,从小就喜欢躲在小阁楼上读书和幻想。他的母亲性格沉静、喜乐,父亲多愁善感、情绪起伏波动,父母性格的鲜明对比在路易斯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一颗不信任或者说不喜欢感情的种子”。尽管如此,在生命的最初几年,路易斯的生活还是非常幸福。慈爱的父母,善良、快乐、通情达理的保姆,年长三岁、从一开始就是自己同盟的哥哥沃伦,都被他列入早年生活蒙受的祝福之中。路易斯九岁时,母亲患癌症去世。这件事对他的一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自从母亲生病,父亲就因为焦虑变得更加喜怒无常,口出粗言、蛮横无理,“一切使家可以称之为家的东西都不复存在。”路易斯和哥哥开始与父亲隔绝,越来越相互依靠,从对方那里汲取使生活可以继续下去的力量。但9岁时母亲不幸去世,这一经历直接影响了他笔下魔法世界的诞生。随后他就被送往英格兰一所严格的寄宿学校,从此逐渐远离了父亲。

  15岁时,路易斯跟父亲的老校长生活在一起,在他的指导下得到了文学和哲学方面良好的古典训练,并于1916年考上了牛津大学。1917年路易斯应征入伍,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1918年在战斗中负伤,后复员,继续在牛津的学业。由于儿童时代的路易斯沉迷于阅读,以至于对路易斯来说,书里的世界显得比户外的世界更真实可感,也更有意义。路易斯自幼喜读《格列佛游记》、麦克唐纳、内斯比特的作品以及北欧的神话和传统,有敏锐的观察力却不喜交际。因此在母亲去世以后,他很自然地在文学创作和学术研究中寻求安慰,并对形而上学和终极问题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无论是作为一个传统主义与保守主义的学者,还是作为一个基督教的热心辩护者,还是作为一个作家,路易斯一生的方向都可以说是由他童年时代的独特经历决定的。1925至1954年,路易斯在牛津大学任教,当选为牛津大学马格达伦学院研究员,担任英语与文学教职长达29年,教授古典文学。1954至1963年任剑桥大学中世纪及文艺复兴时期文学教授。

  在一战期间,路易斯结识了同室战友的母亲——与丈夫分居、年长他27岁的摩尔太太。由于早年丧母、父子情疏的缘故,路易斯立刻为热情好客的摩尔太太所吸引,二人过往从此密切。战友阵亡、“一战”结束后,路易斯 和摩尔 太太母女生活在一起,在朋友面前,他称摩尔太太为母亲。他们共同生活,直到摩尔太太1951年去世。对与摩尔太太这段长达30多年的不同寻常的感情,路易斯对外界一直守口如瓶,只在1955年出版的自传式著作《惊喜之旅》中间接地提到,“一战”当中,他有“一段重大复杂的经历……我早年对感情的敌意彻底地、以各种各样的方式遭到了报复”。根据沃伦的说法,摩尔太太作为同伴,与路易斯极不般配。她眼光异常狭隘、自我中心、霸道、控制欲极强,常常打断路易斯的工作,让他从事繁重的家务琐事。沃伦十分惋惜、气恼地说,弟弟创作力最旺盛的岁月很大一部分是在这份“自找的”“奴役和束缚”中度过的。

  自20世纪30年代初起,路易斯和《魔戒》的作者托金等清一色的男性文学爱好者组成了20世纪最重要的一个文学团体——“淡墨会”,其成员连续十五年每周四晚都在牛津大学路易斯的寓所聚会(后来又增加每周二上午在牛津的“老鹰与孩子”酒吧聚会),一边抽着烟斗、啜饮茶水或啤酒,一边海阔天空地畅谈文学、哲学、宗教,宣读、评论彼此的作品。和朋友假期到乡间远足,在烟雾缭绕的房间或酒吧里品茶或酒、谈论共同感兴趣的话题,是路易斯一生最喜欢的两项活动。他称这样的聚会为“黄金聚会,是生活——自然的生活—赐予我们的最好礼物”。很多年后,这家酒馆成为无数读者心中的圣地,因为那里孕育了两部关于信仰与想像的伟大著作:《纳尼亚传奇》和《魔戒》。路易斯离开人世之前,就为十年后才去世的托尔金写好了讣文。

  路易斯少年时由于受神秘主义、悲观主义等影响,背弃了基督教信仰,1929年夏重新接受了有神论,两年后在好友托尔金的影响下皈依基督教。他信奉基督教人道主义,主张传统思想和生活方式,反对世俗的现代主义,是内向的诗人气质的学者。1944年2月到4月间,路易斯每天上午在BBC电台发表“超越个人”的广播讲话,向战时的人们,尤其是士兵和伤员们解释基督教信仰。这些广播讲话在大西洋两岸广受欢迎,确立了他作为二十世纪基督教最重要阐释者与宣扬者的名声。他称在他背教的十几年中,上帝像一位“垂钓高手”和对弈者,借助他对喜乐(Joy)的渴望、他所阅读的书籍、结交的朋友、信奉的哲学等,一步步“引诱进逼”,迫使他回归。他将自己比喻为《路加福音》中的浪子,说:“[1929年夏的]那个夜晚,我可能是全英国最沮丧、最不心甘情愿的皈依者。……浪子终于自己走回了家中。他被带进家门,又踢又踹,拼命挣扎,满腹怨愤,两眼四处搜索,寻找机会逃脱。对敞开大门迎接这样一位浪子的大爱,谁能够恰如其分地敬拜?……上帝的严厉比人类的温柔更仁慈,上帝的强制是我们的自由。”

  路易斯一直单身。1956年,为了让他的朋友——离异、带着二子来英国的美国女作家乔伊获得英国国籍,使她的孩子不致被遣送回美国,路易斯和乔伊在政府登记结婚,组成了一桩形式上的婚姻。是年,乔伊被诊断患有晚期骨癌、乳腺癌。她的不幸增强了路易斯对她的感情,1957年,他们在医院乔伊的病床边由牧师举行了基督教的婚礼。婚后,乔伊的身体一度奇迹般地康复,他们“尽情享受了爱的筵席……心灵或肉体没有一丝缝隙不曾得到满足”。在一首十四行诗中,路易斯称乔伊将他的心变做了一座桥梁,通过它,他从流放之地回归,成为真正的人。三年后乔伊去世,路易斯痛不欲生,写下著名的丧亲日记——《卿卿如晤》。妻子的去世使路易斯几乎丧失了对上帝的信仰,但他最终摆正了对乔伊的爱与对上帝的爱的关系,“由赞美花园上升到赞美园丁,由赞美利剑上升到赞美剑匠,上升到赐予生命的生命本体、美化万物的美本身。”

  路易斯本人卒于1963年11月22日,这一天也是肯尼迪总统和著名作家A.赫胥黎去世的日子。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潘桂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