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艺术
西王母故事系统中“三青鸟”形象辨释
2018年02月28日 10:32 来源:《宗教学研究》 作者:王琨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在出土的画像石材料中,三青鸟是习见的形象,它的出现总是和西王母故事有关。但常常又被浑言为“三足乌”,难以辨识。本文结合《山海经》故事背景,考察了三青鸟形象的原型特点,指出三青鸟是作为西王母取食的侍者角色出现,后又衍伸出信使的身份,从而被赋予了沟通神人的文化功能。而三足乌是以日中阳乌的形象出现,在阴阳二元世界中的象征意义迥然有别。

  【作  者】王琨

  【作者单位】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

  【期  刊】《宗教学研究》 2017年第1期

  【关 键 词】三青鸟 三足乌 西王母 画像石

 

  “青鸟” 之名,最早见于先秦文献。一是作为职掌立春、立夏的属官出现,因鸟名官,见于《左传》;①一是见于《山海经》中的青鸟,凡9处:一是三危之山所居三青鸟,一是龟山南之三青鸟,一是女祭女戚在奇肱一臂之北两水间所集之青鸟,一是王母之山有三青鸟,一是元丹之山有青鸟,一是附禺之山有青鸟;一是三桑东之平丘有青鸟,一是中容之国东北海外之三青鸟,一是互令国之青鸟。神话故事中这些青鸟形态各异,或赤足六首、或赤首黑目、或人面有发。而与西王母有关者,多以“三青鸟” 名之,本文的讨论也限于此。

  一、三青鸟与西王母

  要讨论“三青鸟”形象,则不得不先讨论一下西王母故事背景。在《山海经》中,西王母是“其状如人,豹尾,虎齿,善啸,蓬发戴胜”的形象。受汉代神仙思想的助推,汉代中期以后,西王母的形象开始由半人半兽的凶神转为温柔美丽的女仙,受到热烈追捧。《汉书·哀帝纪》记载,建平四年春,“关东民传行西王母筹,经历郡国,西人关至京师。民又会聚祠西王母,或夜持火上屋,击鼓号呼相惊恐”。这则记载虽具夸张意味,但却表现出此时对西王母的信仰膜拜已经很是轰轰烈烈了。“它反映出西王母已经从一位不起眼的神祗转化为一位威力无比的宗教偶像。”也大约从这时起,在铜镜纹饰、器物花纹和画像砖中,西王母的图像大量涌现。然而西王母的出现大多不是孤立的,而是和捣药兔、九尾狐、蟾蜍、青鸟、羽人等随从形象一起出现,来表达一个规定的故事情节。我们关于“三青鸟”形象的讨论,就是在这样的叙事模式下展开。《山海经》中的三青鸟,是作为为西王母取食的侍者身份出现的。《山海经·海内北经》云:“西王母梯几而戴胜,其南有三青鸟,为西王母取食。”《大荒西经》云:“三青鸟赤首黑目,一名日大鹜,一名小鹜,一名日青鸟。”又《山海西山经》云: “西二百二十里, 日三危之山, 三青鸟居之。” 郭璞注:“三青鸟主为西王母取食者,别自栖息于此山也。”该主题在汉代画像石中表现得更为生动直观。

  1977年,江苏沛县栖山出土一组汉墓画像石,其中位于中棺东壁的3号画像刻有西王母故事(图1、图2)。“左侧刻二层楼阁,楼上有一妇女面几而坐,几上放一鼎一盘,楼下刻一鸟,昂首衔食。紧靠右边的柱旁刻二妇女,执捧作捣壶状,左侧有楼梯,在楼顶两侧各有一株树,树旁有一鸟衔食,鸟右有九尾狐。”报告编写者称此画像为诸神朝拜西王母之图像。楼下及楼顶树旁衔食之鸟当为青鸟,皆西王母侍者。从拓本来看,此二鸟似皆二足,然在摹本中,楼顶树旁之鸟被画作三足,报告中也称之为“三足鸟”。另外,在九尾狐之后还有一飞翔的鸟,在报告中未被提及。该鸟朝向西王母,与右侧射鸟图中树上的5只鸟绝不相类,当与左侧衔食的两只鸟同属,合称“三青鸟”。

  山东嘉祥武氏祠有“西王母、玉兔、云车、狩猎图”(图3),为东汉早期画像,共5层,下图是第一、第二层。第一层中西王母端坐于正中,双手合于胸前,身旁皆为手持仙草的羽人。第二层亦为两王母的随从侍者. 正中为捣药玉兔. 左边有疾飞的3只青鸟。右边有九尾狐。其上有三足乌。

作者简介

姓名:王琨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