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艺术
桑耶寺的造像艺术
2018年03月02日 10:5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德吉卓玛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桑耶寺始建于公元762年,历时五年,于藏历水阳“马年”仲秋月竣工落成。其建筑规模宏大,风格独特,建筑风格及其佛教艺术堪称吐蕃佛寺之最。关于桑耶寺的建筑风格,藏文史籍有几种说法,一是以古代印度波罗王朝高波罗王在摩揭陀所建的欧丹达菩黎寺为蓝本建造的;二是参照《阿毗达玛俱舍论》中描述的世界图景建造的;三是仿照佛教密宗曼陀罗(坛城)的模型建造的。事实上,桑耶寺融合了这三种参照系。桑耶寺从三藏及密乘均有寓意,它既是律藏之如律如法的祖拉康寺院,经藏之讲经说法的佛菩萨之刹土,论藏之闻思佛法的器情世界,密宗之集聚十方诸佛菩萨和护法的坛城。故而,桑耶寺建筑集佛教的经、律、俱舍、密宗与法相之理义于其中,蕴含着佛教的全部内容,从而体现出桑耶寺与众不同的风格特点。

  桑耶寺的整体建筑布局依据佛教的宇宙世界模式,是仿照须弥四大部洲及各小洲形状或分布而建造的。以须弥三千大千世界为底色的桑耶寺,象征中央须弥山的中心主殿乌孜三层式大殿,位于桑耶寺中央即为吐蕃赞普赤松德赞的所缘佛殿,是桑耶寺的主体建筑。一般认为,乌孜大殿的建筑具有藏式、唐式、印度式样(另有说为唐式、印度风格、于阗式样)三种风格。由此表明,桑耶寺的建筑蕴含多种文化元素,是多元文化的聚集体,从侧面反映出吐蕃王朝对印度、西域和中原等周边邻邦异域文化持有的开放态度。

  从桑耶寺佛教造像和绘画艺术而言,在吐蕃佛教史上达到了一个高潮。吐蕃赞普赤松德赞延请尼泊尔工匠同吐蕃工匠在桑耶寺各佛殿雕塑佛菩萨像,绘制壁画,造像艺术风格具有显明的个性特征,塑造的佛像皆以吐蕃本族人为模型,凸显了吐蕃文化的传统风格。在形貌上融入了吐蕃人的元素,并结合吐蕃人的形貌特征进行再塑造,吐蕃佛教造像艺术经由此而本土化。

  乌孜大殿一层正殿中,供奉的主尊为自然生成之释迦能仁石像,具足相好。八大菩萨及喜吉祥、三界尊胜忿怒、无垢居士,红色不动忿怒明王主从十二尊等佛菩萨像,“塑造风规,一如藏制”。壁画依阿阇黎桑杰益西之规,绘《密集注疏》中的大菩萨像,以及《三身经》《妙华莲花经》传承,《大宝集顶陀罗尼》经变;鼓楼殿内,绘制藏王赤松德赞所缘经《宝云经》传承经变与狮鬃空行母守护神。二层佛殿内,供主尊毗卢遮那佛,及燃灯佛、弥勒佛和释迦牟尼三世佛,药师佛、无量光佛和度母女神等,“塑造风规,一如汉制”。壁画绘《大般若经本事品》经变、四大天王。转经廊内绘八大佛塔、佛涅槃图和《大云经》传承经变。鼓楼殿内,造十方如来像,诸阎罗王神像、桑耶诸护法神像和辛甲护法王守护神。顶层佛殿内,供四面毗卢遮那佛主从三尊,八大菩萨塑、十方如来菩萨,四忿怒不动明王、四金刚手及四菩萨等四十二尊像,“塑造风规,一如梵制”。壁画绘《十地经》。佛殿上方顶盖作锦绣花纹,殿顶四角楼造欢喜吉祥佛及其眷属菩萨之绘画,奉四蓝衣执金刚护法神。

  乌孜大殿之中间转经道上的南法器供品宝库三殿,奉执杖药叉三弟兄护守神;西梵藏显、密法藏宝库三殿,奉手执剑之三阿杂热护守神;北珍宝黄金库三殿,绘《大游戏经》、善缘千尊佛像、恶趣六十贤劫壁画和万尊佛像,奉三持棒阎罗王护守神。

  乌孜大殿外的大转经道上,造吉祥毗卢遮那佛与救渡恶趣曼陀罗坛城。转经道走廊两侧绘制毗卢遮那佛等五部如来佛、《稻杆经》本事经变、大商贾之子诺桑亲近一百零二(有说一百一十二)善知识之故事,以及八光明圣者像,宝贤护法龙王阿南达护守神。在乌孜大殿后,立莲花底座之石碑,上置狮子像,奉护法森哈木卡护守神。

  乌孜大殿作为桑耶寺的主体建筑,塑造或绘制的佛菩萨像和一系列壁画,体现了以赞普赤松德赞为中心的吐蕃王臣之信仰,也代表了8世纪60年代吐蕃佛教信奉之佛菩萨或信仰内容。

  乌孜大殿东,象征东胜身洲的佛殿清净律仪洲,为半月形建筑,殿中主尊造释迦牟尼主从五尊,壁画绘有月光少年等释迦牟尼本生故事,奉护法白螺顶髻大梵天王护守神。象征二小洲之智慧文殊院殿内,造文殊菩萨主从七尊与护门二阎罗王。壁画绘《大方广经》传承与《文殊根本续经》经变,以及《清净地狱续经》之经变,奉护法持轮阎罗王护守神;妙音声明诸洲殿内,造释迦牟尼主从七尊,壁画绘制佛入涅槃图等,奉护法雷电神龙护守神。

  乌孜大殿南,象征南赡部洲的佛殿降魔居士院,主供能仁降魔主从五尊,壁画绘《十地经》等。转经道的壁画绘虚空藏等菩萨,造护法二十八位自在母为护守神;象征二小洲之阿耶巴罗(大悲观音)院佛殿内,造喀萨巴尼观音主从五尊菩萨像和无量光佛主从五尊;在配殿中,供奉用旃檀雕刻白银镶饰的赞普像,藏王赤松德赞与佛菩萨等同,或同质、同形,业已成为膜拜的客体;还造有梵塔一座,绘制《宝篋经》《十地经》壁画及一千零二尊天女护法神像等,奉大仙达摩热杂为护守神;天竺译经洲院佛殿内,造印度风格之能仁主从五尊、绘无量光佛像及清净“律藏”等壁画,奉药叉护法热朵拉为护守神。

  乌孜大殿西,象征西牛货洲的佛殿毗若遮那院,为圆形建筑,殿内主造红铜毗卢遮那像及其眷属秘密四佛母。绘制毗卢遮那现证无上菩提之续经变或壁画,奉护法牛头药叉护守神。象征二小洲之兜率弥勒洲佛殿内,造弥勒佛主从七尊和护门二阎罗王,绘制十六罗汉尊者像,二十一圣救度母,以及行恶法灭、行善法隆等与弥勒相关之佛经故事壁画。桑耶寺建筑图和世界构成图等亦绘制于兜率弥勒洲壁画中。除此,吐蕃大将纳·嘉嚓拉囊主持造《菩提经忏》之诸神,奉护法空行母绫绸衣者护守神;不动禅定洲佛殿内,造毗卢遮那等五部佛,以作吐蕃赞普赤松德赞之父王赤德祖赞的所缘神佛,以及声闻等眷属尊和十六罗汉尊者像,绘制《金光明经》童子降水本事经变,奉银头护法王护守神。

  乌孜大殿北,象征北俱卢洲之诸种珍宝洲(聚宝院),为四方形建筑,佛殿内造释迦牟尼主从五尊像,及世尊于兜率天为母说法之《报恩经》等经变,奉护法王蓝衣忿怒者为护守神。象征二小洲之发心菩提洲殿内,造金刚手、金刚橛、甘露漩明王三主尊像,以消弭间断难。尚造有执莲花如来,除盖障、十地金刚萨埵、金刚藏等四十二尊像,依作发心所缘。绘十方佛加持经变、《宝云经》及常啼菩萨游修般若波罗蜜多本事经变,奉狮头空行母为护守神;财宝贝哈尔宝库洲殿内,造有释迦能仁及八大亲近佛子主从九尊像,为《师徒相见经》本事壁画。殿角配殿帐目殿中,造总护法王贝哈尔为护守神。

  乌孜大殿旁象征日、月的满贤神殿和善财神殿内,均造释迦能仁主从五尊像,绘制《贤劫经》壁画及一千零二尊佛像,分别奉护法岗哇桑波护法神和护法夜叉善财诺金诺布桑波护法神。

  桑耶寺的四座护法殿内,造释迦牟尼佛主从三尊,怙主二兄妹护法神供奉在殿内,门庭绘制四大天王为护法神。另造吉祥怙主像为桑耶寺外之护法神。配殿仓芒给如院佛殿内,壁画以骨锁形式依据《律经》绘制剃度出家受戒等本事故事。威力“鲁”神地方保护神殿内,用刺藤八护摩树枝,雕塑八大鲁(龙)王像,中央造金刚手白色寂静像,以调伏之(鲁神),壁画中绘有鱼、娃、龟、水怪等图,奉护法土地神居岱九念神自为护法神。

  以佛殿建筑风格奇特著称的“王妃三洲”,佛殿内的塑像、壁画等也别具特色。由此表明,吐蕃佛教供奉的尊佛、菩萨、神明体系十分庞大,经变或壁画内容不拘一格,具有多样性。而且随着吐蕃佛教传播范围的不断扩大,以桑耶寺佛教造像和壁画经变为底本,吐蕃佛教尊像、绘画或经变壁画等多种艺术形式,从腹地传播到吐蕃四境。特别是8世纪后半叶,赤松德赞时期,以桑耶寺为中心,在吐蕃东、南、西、北四方隅建立的包括龟兹石窟、敦煌石窟等四大石窟,丹都、炳灵寺等八大修行地,以及西藏、青海、甘肃、四川等境内的石窟和摩崖石刻等的造像和壁画经变,都受到了桑耶寺佛教造像和壁画经变之影响,以至吐蕃佛教艺术达到又一巅峰。

  (作者单位: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德吉卓玛 工作单位: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