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艺术
海棠山普安寺摩崖造像文化艺术研究
2018年03月19日 11:43 来源:《世界宗教文化》 作者:斯日古楞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海棠山位于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大板镇境内,是蒙藏佛教在中国内陆东部地区发展的主要地域。早在元朝时期,多民族间的文化交流呈现出空前的繁荣。在这种历史背景下,文学、科学、医药、宗教、艺术等领域均得到了蓬勃发展。藏传佛教造像文化与蒙古族传统文化相结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蒙藏佛教造像文化艺术。

  【作  者】斯日古楞

  【作者单位】沈阳理工大学

  【期  刊】《世界宗教文化》 2017年第1期

  【关 键 词】海棠山 摩崖造像 蒙藏佛教 造像艺术

 

  藏传佛教在第一次传人蒙古地区时,并没有广泛流传于民间,只是受到元朝统治阶级的崇奉。到了15世纪,随着元朝统治的衰退,藏传佛教失去了上层的支持,几乎在蒙古地区销声匿迹。直到16世纪阿勒坦汗统一漠北的蒙古各部之后向青海地区扩张时,藏传佛教才得以再度传人蒙古地区。而再度传人的藏传佛教不仅影响了蒙古的王公贵族,同时也开始在民间广泛传播,并在发展过程中吸收了蒙古地区独有的民族文化与本土宗教文化,形成了富有蒙古族特色的蒙藏佛教文化。在随后的发展过程中,漠南的蒙古贞部东迁至现今辽宁省阜新地区,从而也带入了蒙藏佛教文化。清朝时期,清王朝为了利用宗教达到控制西藏、安定蒙古地区的目的,在蒙古地区大力发展藏传佛教,并以此作为国策。

  海棠山位于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大板镇境内,是藏传佛教在中国内陆东部地区发展的主要地域。从清代开始,海棠山普安寺被清朝政府扶持,与周边的瑞昌寺、瑞应寺、广化寺、德惠寺、吉庆寺、千佛山等形成了东部蒙古族地区佛教文化中心。这不仅对藏传佛教在中原地区的传播发展起到了推进作用,也为清朝政府实行安定蒙古地区的宗教政策起到了重要作用。而海棠山摩崖造像也因其悠久的历史、数量以及造型,在藏传佛教造像文化艺术领域堪称一绝。特别是海棠山摩崖造像并非是个体创作,他以摩崖造像群的形式存在于海棠山普安寺周边的山岩之上,这使得海棠山摩崖造像不仅在艺术形式上,在宗教文化艺术研究领域也有着深远的意义。

  一、海棠山普安寺摩崖造像的起源

  《阜新县志》第二卷日:“普安寺,又称作大喇嘛洞,位于海塘山的左麓(本县南向四十五里),章嘉活佛初建于公元1683,康熙22年带领其部下刘、杨、王、张、郭及丁等姓氏建立的”。此外,根据《县志》第三卷记载:“普安寺其实是通过喇嘛转世建立的,其前身是汉族人,‘张’一日正务农,察猎人正追一白兔前往该处,张弃犁尾随猎人,可能是护送之,到了一山洞(也就是普安寺的地址),人不知前往何处,突然明白了什么,不再回到原处,后来张姓妻子访知,献熟食祭祀,察一虎守洞口,认为其夫已死,第二年,张姓再次出现,收6位徒弟,遂建寺,言之当生某,不知道其踪迹,过了几年,6徒根据其所言寻之,果然得到,于是迎之为佛,自此喇嘛转相轮回”。上文中建立寺的时期应该是公元1683年,即为康熙22年。章嘉活佛在康熙在位期间十分活跃,主要参与和负责了多种宗教事务,受到了康熙帝的赞赏,但是他的活动时期和建寺年代不一致。最开始建立普安寺时,共6位转世活佛参与了扩建,比如说:“乾、......、一处佛爷仓,是年蒙称此庙为普安寺。28年蒙御赐一方匾额,称之,于是为巨刹......”。因此至道光五年(1825),才真正的命名普安寺一说,至道光二十八年(1848)普安寺便广为人知,并且在阜新所有大寺庙的威望中仅排在瑞应寺之后。介绍了寺庙的建立历史,但是并未详细的阐明造像时间,在县志内也未见到相关的资料,造像内包括的刻字并不能看到创始纪年,而道光八年、道光二十j年这两处纪年题记的造像属于晚期才产出,不能较好地说明以上问题。一般来说,造像应该在建寺之后,也就是在建立普安寺初期、开始盛行佛事活动后,才渐渐出现造像活动的(图1为道光皇帝所赐匾额)。

  关于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造像的,如今广泛流传着3种说法,分别是:1.章嘉前世其带领徒弟同时完成建寺和造像;2.道光初年开始摩岸造像;3.清代中晚也就是建寺时才兴起的。其中说法l的主要依据是一些介绍性的文献资料,但是这个造像时问的由来可能是因为错误的理解《县志》引起的。事实上《县志》中仅记载了建寺于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开始建寺,并没有阐明具体的造像时间,而且《县志》中提到只是张姓和他的6位门徒参与的建寺,因此,单凭他们微薄的人力、财力及物力町能也只是建立了寺庙的初始模式而已,已没有精力参与造像;说法2提fH的造像时间的主要依据是于1996年发表的刘国有主编的《阜新史稿》,但是这一书籍却没有充分的理论依据。而且道光年和建寺时相距了130多年,该时段太长了。而正式赐名是在道光五年,值得注意的是,该寺在之前已受到了康熙、雍正、乾隆共三代的扩修,修整幅度最大的为乾隆在位期问,因此可以知晓造像于乾隆在位期问可能已经兴起了,并且l具有一定的影Ⅱ向力.这样才有助于到了道光年被赐寺名,而且据记载道光年后处于一个日益衰弱的闻势环境下,不太可能大范同地造像;观点3提出的造像时间的主要依据是吕振奎的《阜新海棠山摩岸造像考察报告》(《辽海文物学刊》1995年第2期),其观点是建寺之后就已经开始了造像活动,也就足说造像时问应该在清代的中后期。《县志》中提到:l780年(乾隆四十五年)在该地建讲经殿,表示该寺已拥有较大的影响力了,信众便开始造像,对于世俗利益的崇尚但不是关注佛法内涵,这也为清朝佛教信徒们的观点,因此当建立的普安寺开始形成了一定规模后,信众便会自主的在相邻处建立造像,这也符合建寺、造像先后顺序的规律。基于以上理由,应该是在1683年后才开始造像的,当寺院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力、吸纳了一定数量的信众后、经历了各代共100多年的扩建后才逐渐完成的造像,并且从造像具有的符种风格特征、风化差异也能推断,不可能仅仅是道光或者是光绪年后仅100年内的产出。

【全文阅读】海棠山普安寺摩崖造像文化艺术研究.pdf

作者简介

姓名:斯日古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